9

从CIA到GFE

纽约—美国需要把支出从战争转移到教育上,从中央情报局(CIA)支持的颠覆政权活动转移到新的全球教育基金(GFE)上。全世界有数亿儿童无学可上,或在教师质量低下、缺少计算机、班级规模庞大和没有电的学校上学,全世界许多地方因此正在走向大规模动荡、失业和贫困。二十一世纪属于能让年轻人获得合理教育从而能够参与全球经济生产的国家。

目前,美国在全球教育和军事相关项目上的开支非常不平衡:前者每年要花10亿美元,后者则高达9,000亿美元。军事相关项目包括国防部(大约6,000亿美元)、CIA及相关机构(大约600亿美元)、国土安全部(大约500亿美元)、不由国防部负责的核武器系统(大约300亿美元)以及老兵项目(大约1,600亿美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美国政客和决策者的思维一定不正常,否则他们绝不会认为900比1的军事-全球教育支出比有利于美国国家安全。当然,美国在这方面不是“孤家寡人”。沙特阿拉伯、伊朗和以色列都在耗费巨资加速中东军备竞赛,而美国是主要金主和军备供应者。中国和俄罗斯也在迅速增加军事支出,尽管它们还面临紧迫的国内要务。看上去列强之间正在进行一场新的军备竞赛,而此时此刻真正需要的是教育和可持续发展的和平竞赛。

一些最新国际报告,包括本月两份由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主持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融资国际委员会的报告,表明每年用于小学和中学教育的全球发展援助必须从大约40亿美元增加到大约400亿美元。惟其如此,穷国才能实现全民小学和中学教育(这也是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第四个目标)。作为回应,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应该将今年的剩余时光用于成立GFE,将今天用于军事支出的钱拿来为GFE提供资金。

如果有望成为下任美国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真的相信和平和可持续发展,那么她应该宣布准备支持成立GFE,正如2001年小布什总统成为第一个支持新提出的遏制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的国家元首。她应该呼吁中国和其他国家加入这一多边行动。否则——继续花费巨资用于防务而不是全球教育——美国将沦为悲剧地沉迷于数百个海外军事基地、数十亿美元年度军备销售以及永久性战争的衰落的帝国。

没有GFE,穷国就无法得到足够资源教育它们的孩子,一如如果遏制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没有成立,它们也无法拿出钱来治理这些疾病。

这里存在一个基本预算挑战:穷国为一名儿童提供一年教育至少需要250美元,但低收入国家平均只能负担每人每年90美元左右。2.4亿名学龄儿童每人每年存在160美元缺口,总数高达400亿美元左右。

基础教育资金不足的后果是悲剧性的。儿童过早离开学校,常常还没有掌握基本读写技能。这些辍学者常常成为黑社会、毒贩甚至圣战者。女孩很早就结婚生子。生育率居高不下,教育��度很低的贫穷母亲(和父亲)的孩子很难摆脱贫穷。

不能通过优质学校教育创造体面工作岗位的代价是政治动荡、大量移民美国(从中美和加勒比地区)和欧洲(从中东和非洲)以及与贫穷、毒品、人贩和种族冲突有关的暴力。很快,美国无人机就将到来,加剧动荡。

简言之,我们需要从CIA转向GFE,从代价高昂的美国领导的政权颠覆行动(包括以阿富汗塔利班、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利比亚的卡扎菲和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为目标的行动)转向健康、教育和体面工作岗位投资。

一些援助批评者认为,为教育而投入的资金根本就是浪费。但2000年我提出加大公共卫生资金投入时批评者也是这么说疾病控制的。十六年后,情况是这样的:疾病负担显著下降,全球基金证明是巨大的成功(出资人现在也同意这一点,并在最近追加了投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要在教育方面也成立一个全球基金,首先美国和其他国家要将各自的援助组成一个新的基金。接着,该基金邀请低收入国家递交支持方案。方案由一个非政治的技术评估小组进行评估,并建议哪些方案应该得到资金支持。被批准的方案将获得支持,并由GFE实施监督和评估,以使表现出色的政府获得可靠治理的记录和名声。

2000年以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在战争和军购上豪掷数万亿美元。现在,它们应该采取明智、人道、专业的新方针,扩大教育投资,同时缩减战争、政变和军备支出。教育全世界年轻人是全球可持续发展最可靠的道路——事实上,也是唯一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