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裕仁的幽灵

纽约—日本宫内厅完成了61卷本裕仁天皇实录,这在日本引起了广泛的兴趣和关注。这份卷帙浩繁的实录目前对公众有限开放阅览,计划在未来五年中陆续出版。但很显然,这份新实录在不经意间反映了日本仍然没能解决其历史中的一些基本问题。

裕仁实录的编纂经历了四分之一世纪,其材料包括40多项新资料,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1936—1944年担任天皇侍从长的百武三郎的日记和笔记。但是,专家们尽管认可裕仁实录规模之浩大,但似乎也一致认为这份新实录并没有提出震撼性发现,或对裕仁在日本现代史最喧嚣时期中的众多变化的角色提出创新性解读。

也许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宫内厅的官方编辑团队相当保守。裕仁实录发扬了利奥波德·冯·兰克(Leopold von Ranke)十九世纪所提出的历史学家的任务——记录“实际发生了什么”。据说该实录堪称天皇起居注之典范,比如,它披露裕仁小时候欢庆圣诞节,年轻时鼻子动过手术等等,还记录了他与某人多么频繁地见面。

平心而论,这些花边新闻很有趣也很有用。但新实录没有解释或分析裕仁在位期间的关键事件。希望更深入地了解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战败、盟军占领(特别是裕仁与麦克阿瑟将军的关系)以及裕仁随后不愿访问供奉包括甲级战犯在内的日本战死者的靖国神社的历史的读者会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