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埃尔多安的悲剧性选择

发自剑桥——自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于2002年赢得了第一次大选以来,被政变夺权的梦魇就时时困扰着他。他的担忧可不是空穴来风。当年扎根于土耳其司法和军队高层的极端世俗体制一直都毫不掩饰其对埃尔多安本人及其政治盟友的反感。

埃尔多安本人也曾因当众背诵宗教诗歌而入狱,这令他无法在其领导的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2002年11月赢得议会选举时立刻就职。2007年时土耳其军方公开发表声明反对正义与发展党推举的总统候选人选——其实那人基本上就是一个傀儡。而在2008年,该党险些被土耳其最高法院以“反世俗活动”罪名解散。

但这帮老看门人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都事与愿违,反而增强了埃尔多安的人气。对手中权力的日渐紧握让埃尔多安不急于反抗并衍生出较少对抗性的政治行事风格。相反在随后几年中,他当时的盟友葛兰主义者——土耳其流亡宗教学者法图拉·葛兰的追随者们——则一手将人们对埃尔多安的崇拜变成了偏执。

从2008年到2013年,在警界,司法和媒体的葛兰主义者们炮制了一系列据称针对埃尔多安的虚构阴谋事件,而且描绘得一个比一个更绘声绘色。他们针对一众军官,记者,非政府组织,教授学者和库尔德政治家举行了大张旗鼓的公审。或许连埃尔多安都无法相信所有的指控——某位曾与他密切共事的高级军官也被投入了监狱——但这些起诉达到了这帮人的目的。它们缓解了埃尔多安遭遇推翻的忧虑,并在军事和民用机构中铲除了世俗政权的残余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