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ndrews7_Mustafa Kamaci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erdogansarrijlibyaturkey Mustafa Kamaci/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趟利比亚浑水的埃尔多安

温彻斯特,英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外部批评者嘲笑他是一位准独裁自大狂。但埃尔多安——他当了11年的土耳其总理,然后在2014年当选为总统——现在是还是一个不计后果的赌徒。土耳其马上将应联合国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GNA)之求,派兵前往利比亚。在过去八个月中,哈里法·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元帅的利比亚国民军(LNA)将GNA包围在的黎波里。

这将是一个军事和外交的荒唐事。埃尔多安已经有了在土耳其家门口的叙利亚冲突的悲惨例子。他真的认为,派几百——或者说好几千——土耳其军队帮助身陷重围的GNA就能解决利比亚悲剧的流血动乱吗?这场动乱本身便是2011年外部势力干预利比亚、颠覆卡扎菲政权的结果。

如果埃尔多安认为GNA会获胜,或者可以立即实现和平协议,那么必定会让自己失望。哈夫塔尔的LNA装备精良,有埃及、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至少暗中)法国支持。哈夫塔尔还有俄罗斯和苏丹雇佣兵的支持,想必他比GNA总理法耶兹·萨拉伊(Fayez al-Sarraj)乐观多了。土耳其和卡塔尔对GNA的支持,再加上联合国承认这一遮羞布,对于军事平衡作用十分有限。

那么,怎样解释土耳其介入可怕的利比亚冲突,成为新的代理战士?一个常常令局外人困惑不已的因素是穆斯林兄弟会在整个中东——至少是其逊尼派穆斯林部分——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穆斯林兄弟会近一个世纪前成立于埃及,支持向神权政府过渡(和平过渡,它一直这么说)。其口号是“伊斯兰教就是解决方案。”

这对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巴林的统治家族来说是一个问题,他们都将穆斯林兄弟会视为寻求破坏他们的权力的恐怖组织。由总统西西领导的埃及高压政权亦然,西西在2013年发动军事政变,终结了穆斯林兄弟会对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灾难性治理。只有土耳其——具体而言,只有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和蕞尔小国卡塔尔(与相邻的沙特阿拉伯截然不同)对穆斯林兄弟会报以热情而非警惕。根据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这个“无厘头”前提,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埃及支持哈夫塔尔这一事实便足以成为土耳其和卡塔尔支持萨拉伊和GNA的借口。

埃尔多安在利比亚冒进的更大原因是这符合它的愿望——让土耳其自奥斯曼帝国(利比亚也曾是其一部分)衰落以来第一次在地区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表面上,这一野心相当合理。土耳其拥有8000多万人口,北约第二大军队,和相对较发达的经济。它理应得到尊重——因此,欧盟明显不愿推动土耳其入盟大大打击了土耳其的骄傲。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但土耳其追求地区领导地位的野心代价高昂。近二十年前AKP开始在土耳其掌权时,埃尔多安的导师是艾哈迈德·达武托格鲁(Ahmet Davutoğlu),他是一位学者,后来成为外交部长,最终当上了总理。达武托格鲁热衷于扩张土耳其的海外影响力,但又高举“不给邻国找麻烦”的大旗。

因此,埃尔多安找了几乎所有邻国的麻烦,这是多么讽刺。欧盟无法接受土耳其在人权方面的拙劣记录,特别是在2016年未遂军事政变之后。以色列无法容忍土耳其支持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后者与穆斯林兄弟会有关)。而土耳其的叙利亚政策几乎得罪了所有人——它打击库尔德人,而库尔德人是对抗伊斯兰国最有效的战士,还和一些圣战组织若即若离。更重要的是,达武托格鲁与埃尔多安决裂,成立了针锋相对的政党。

诚然,埃尔多安的支持者们可以言之凿凿地说,土耳其已成为应该得到承认的地区行动方。欧盟必须在金融上慷慨,否则土耳其可以让数十万叙利亚人和其他因为战争和贫困而产生的难民涌入欧洲。俄罗斯和伊朗都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它们认识到,叙利亚冲突的和解取决于土耳其的默许——因此三年前便开始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开展三方和平进程。就连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也不得不吞下耻辱:土耳其不顾北约的敏感性和美国的经济威胁,坚持要俄罗斯防空系统。

但利比亚的冒险走得太远了。12月5日,土耳其议会批准了埃尔多安和萨拉伊之间的一份协议,划定了两国之间的海上疆界。欧盟、塞浦路斯、希腊和埃及认为,土耳其-利比亚协议无视国际法。它还无视地理学,因为希腊的克里特岛位于两国中间。它也威胁到2019年埃及、以色列、希腊、塞浦路斯、意大利、约旦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勘探东地中海天然气储备的协议

埃尔多安当代强人政治领袖的缩影。但当他的利比亚豪赌结果不利时(必然会如此),他将失去运气和朋友。

https://prosyn.org/OpPa1jP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