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打赢这场反对结核病的战争

西雅图——人类自从石器时代起就开始与结核病进行战斗。但真正取得对这种疾病的进步还仅仅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一种于1921年首先用于人体的疫苗今天仍然在世界各地广泛使用。而从20世纪40年代链霉素开始的系列抗生素已经被证明能对感染起到有效的治疗作用。

20世纪90年代开始,肺结核的年死亡人数已减少近半数。从2000到2014年,更有效的诊断和治疗技术挽救了约4300万人的生命。尽管如此,进展依然非常缓慢,说明这场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过去10年来肺结核发病数的年下降率仅有1.65%;而2014年一年,肺结核就夺去了150万人的生命。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此外,某些结核病菌株正在对治疗产生耐药性。对于抗生素的滥用和管理不善已经导致耐多药结核病的产生。这些菌株必须动用二线药物治疗,而二线药物不仅昂贵而且往往带来更多副作用。而对二线药物同样产生耐药性的菌株(也就是所谓的广泛耐药性结核病(XDR-TB)也已经产生。

鉴于结核病造成的巨大的经济负担和大面积人类痛苦,急需开展全面工作应对结核病。哈佛医学院全球健康及社会医学教授Salmaan Keshavjee在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系列文章,明确指出了战胜结核病的对策。Keshavjee和一群研究结核病的科学家、医生及来自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医院和大学的倡导者为自己制定的目标是将结核病死亡率降为——并明确提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采取哪些举措。

首先是要强化数据收集工作。像其他传染病一样,结核病疫情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而变化;因此,需要根据当地条件来开展根除结核病的工作。当地结核病项目需要更好地利用现有数据、扩大数据的日常收集、现代化数据存储系统并发展衡量地方干预效果所需的分析基础设施。上述研究成果需要在数据来源国公布,而从中所吸取的教训则必须与邻近国家和地区共享。

此外,医疗工作者必须扩大预防新增感染病例的工作并迅速处理新发病例。通过积极寻找受害者并迅速对其进行治疗,能使结核病患者不再具有传染性,并借此打破结核病的传播链条。实证评价和数学模型已经证实这种方法十分有效。

同时,必须努力控制结核病的温床,也就是作为几乎所有新增活动型结核病感染源头的潜伏期感染病例。使人感染结核病的结核病杆菌可以在很长时间内处于休眠状态,而在此期间内受害者并未表现出任何感染症状。在此阶段治疗结核病可以阻止细菌的传播并减轻结核病的全球负担。针对高危人群推出预防性治疗和研发更有效的诊断测试来确诊那些无症状感染将���助于彻底消灭细菌库。

研发更有效的疫苗可能对疫情影响最大。卡介苗广泛应用于世界众多国家的新生儿,但其抗结核病的功效变化幅度很大。为了在全球范围内消灭结核病,研发更有效的疫苗至关重要。

最后,任何根除结核病的工作都必须承认结核病的根源是贫困和社会排斥。自20世纪中叶以来,世界各地应对结核病的工作一直强调运用生物医学方法并注重治疗疫情的爆发。但在抗生素发明之前,生活水平的提高就已经有助于缓解结核病的影响。只有将生物医学方法与注重良好营养、舒适居所和人类福祉相结合才能实现战胜结核病的目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国际社会必须共同努力将现有的知识和对策转化为对受结核病困扰最严重群体有效的项目干预举措。通过研发新工具——包括快速诊断、更安全迅速的治疗结核感染和结核病,以及有效的结核病疫苗——强化卫生系统并改善高危人群的生活条件,我们才能最终战胜这个人类最古老的杀手。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最终将结核病写进历史书。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