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好不平等性与坏不平等性

普林斯顿—在经济理论中,平等与效率的权衡占据着崇高地位。美国经济学家亚瑟·奥肯(Arthur Okun)著有经典名著《平等与效率:大权衡》(Equality and Efficiency: The Big Tradeoff),他认为公共政策就是围绕管理这两种价值的冲突而生的。2007年,纽约大学经济学家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Sargent)在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生发表毕业演说时总结了12条简短的经济学原理智慧,权衡也在其中。

增进平等需要牺牲经济效率的观念建立在经济学最重要思想之一上:激励(incentives)。企业和个人需要有更高的收入前景才会储蓄、投资、努力工作和创新。如果盈利企业和富裕家庭的税收影响到这一前景,结果就是偷懒和经济增长下降。共产主义国家的平等主义实验往往导致经济灾难,一直是反再分配政策的“呈堂证供”。

但是,最近几年来,经济学理论和实证经验都倾向于这一假定的权衡。经济学家提出了新论据证明为何经济表现不仅相容于分配公平,甚至还有求于它。

比如,在高度不平等的社会,穷人家庭被剥夺经济和教育机会,经济增长也受到抑制。另一面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那里的公平主义政策显然没有妨碍经济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