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硅谷之外

伯克利—加州硅谷正在再次确认其高科技企业家精神和财富创造圣地的地位。但这不是一个其他地方的决策者和企业家可以模仿的创造就业和包容性增长的模式——至少在做出一些根本性调整之前是如此。

平心而论,目前在硅谷所发生的事情可谓令人眼花缭乱。风险资本(VC)投资正处于接近历史记录的高峰。一夜暴富——成为百万乃至亿万富翁——层出不穷。二十来岁的软件代码编写员要求六位数的薪水。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一繁荣推动了加州的经济复苏。并且,它与勇气十足的政治领导力一起,让加州摆脱了令人绝望的财政危机。

但硅谷的超级明星科技公司和顶尖VC是繁荣孤岛上的居民。事实上,距离硅谷不过100英里的加州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失业率一直保持两位数(Fresno市为11.2%,Modesto市为10.4%),平均家庭收入还不到位于硅谷中心的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的一半。如果风险资本家蒂姆·德拉珀(Tim Draper)将加利福尼亚分成六个州的错误计划成功,硅谷将是美国最富有的州,而中央山谷将是最贫穷的州。

因此,关键问题是引导硅谷的企业家和创新动力服务于美国中心地带的包容性经济增长。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已经开始发生,纳什维尔、辛辛那提、新奥尔良、威奇托(Wichita)和盐湖城等城市中的有远见的企业家调整硅谷的成功秘诀以适应本地环境和机会——并在此过程中创造出急需的中产阶级工作岗位。但我们可以也应该做更多事情支持这一趋势。

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Miller Center)最近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作者之一的伦尼也是成员之一)研究支持通过企业家精神创造中产阶级工作岗位的战略。委员会报告中提出的观点包括为潜在企业家和创业企业 提供培训和导师营造支持基础设施的“生态系统”、减少监管壁垒等。

报告还强调了解放资本服务“主街”企业家的重要性。“主街”资本家很难找到启动、维持和扩大经营所需要的融资,特别是最近的衰退导致大量社区银行破产,而社区银行是他们的传统信用来源。相反,硅谷创业企业享受着来自VC的慷慨资金支持,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风险投资总量的30—35%流向了硅谷。

VC投资不但只集中于美国的一小部分地区;它们的最新趋势是支持后续阶段投资扩张而不是发起创业企业。换句话说,VC资金并不十分热衷支持可能带来大量本地就业岗位、刺激本地繁荣的新企业,而是热衷支持接近于启动数十亿美元IPO的企业。

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前,企业家常常依靠个人储蓄、信用卡、住房净值抵押和亲朋好友投资作为启动资本。但是,2008年以来,很少有雄心勃勃的企业家能够从银行借到大笔资金。而大部分人都没有有钱的亲戚或同班同学。

但是,“主街”企业家有两个(利用不足的)融资选择。第一个选择存在于公共部门。在美国,社区再投资法(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CRA,其订立是为了确保吸收中低收入社区存款的银行将一部分利润再投资于这些社区)提供了600多亿美元社区融资,而去年VC资金投资规模为480亿美元。

尽管传统上再投资中有很大一部分流入了住房领域,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银行——包括Bay Area Equity FundVillage CapitalRoberts Enterprise Development Fund——正在将CRA资金投向企业家。其他机构——如Bridges VenturesPacific Community Ventures——正在利用社区发展金融研究所(Community Development Financial Institutions)和保险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扩大欠发达社区创业企业的可用融资池。

第二个关键资本来源是私人和社区慈善基金会,根据美国法律,这些机构每年至少要将5%的资产用于慈善目的。2012年,这些基金会大约提供了520亿美元用于慈善项目。它们的总资产规模为7,150亿美元,剩下的大部分都流入了传统投资项目,以创造回报扩大资本基础。

但越来越多的基金会——如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 和 克雷斯基基金会(Kresge Foundation——正在提高用于扩大慈善的投资的比例。这些投资有助于加速影响投资——影响投资的目的是同时产生社会和财务回报。不幸的是,与项目有关的支出仍只占基金会资本配置的1%,流向股权投资的部分更是只有0.05%。

对地方创业企业的公共和慈善投资已开始取得回报,不管是从创造就业岗位角度还是从创造财务回报角度都是如此。早期领导者Bay Area Equity Fund从银行、退休基金和个人手中筹集到7,500万美元,创造了大约15,000个工作岗位,其中2,218个岗位位于低收入或中低收入社区,还给投资者带来24.4%的年回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政府能够做很多事情促进这类投资。首先,政府硬干优化决定哪些投资符合RCA标准的规则。类似地,美国影响力投资专家小组建议当局应该明确规定哪些属于免税基金会允许进行的投资活动。

正如硅谷的活力不应该削弱,美国其他地区的企业家潜力也不应该低估。如果有正确的激励和来自慈善资源的资金,创造就业岗位的企业就可以成为全美国各社区更具包容性的增长的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