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全球发展的“赢”目标

纽约—世界各国政府将在9月25日的联大特别会议上碰面讨论如何提速千年发展目标(MDG)以及就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形成一致。MDG始自2000年,将于2015年到期,随之开始SDG,后者的最可能期限是2-15—2030年。

MDG专注于结束极端贫困、饥饿和可预防疾病。它们是联合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全球发展目标。SDG将继续与极端贫困作斗争,但还加上了确保经济增长更平等、有更高的环境可持续性等挑战,特别是加入了遏制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的危险这一关键目标。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设定国际发展目标给人们的生活到来了巨大不同,特别是地球最贫困地区的人们。撒哈拉以南非洲从MDG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我们可以在设计SDG时吸取成功经验。

MDG对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多大影响?比较实施前后十年的情况即可一窥端倪。在MDG实施之前的十年中,该地区经济增长缓慢,贫困率居高不下(而且一直在上升),疾病(包括HIV/艾滋病和疟疾)负担日益沉重。

MDG的实施击中了非洲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联合国机构、国际赞助人、基金会和活动家对抵抗贫困、饥饿和疾病的紧迫性的注意力。MDG还使全世界开始关注许多非洲最贫困国家所面临的的沉重债务负担,促使IMF和世界银行采取了一系列手段予以债务豁免。

从2000到201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贫困率(以每日生活费不到1.25美元的人口比例衡量)降至48.5%,而在1990—1999年期间,贫困率从56.5%增加到58%,与此同时,总体经济增长率从1990—2000年期间的年均2.3%的基础上翻了一番,在2000—2010年期间增至5.7%。

疾病控制方面也取得了重大进展。从1990年到情况最严重的2004年前后,每年因疟疾致死人数从约80万增加到160万。此后,随着MDG启动了大量分发抗疟疾蚊帐行动,疟疾致死人数开始下降,到2010年降至每年110万人,现在可能进一步降低了。

类似地,在2000年时,还没有正式捐赠项目让贫困非洲人获得艾滋病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在MDG日程设置力量的大力推动下,抗击艾滋病的捐赠项目得到了实施,超过600万非洲人现在能够通过正式捐赠项目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2001年以来,作为联合国秘书长MDG事务特别顾问(2001—2007年协助科菲·安南,2007年及以后协助潘基文),我亲眼目睹了许多非洲政府如何认真地设置目标,利用MDG安排优先事项、促使相关利益者行动,提高公众意识和积极性,并保证相关部门的可问责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联合国和高收入国家的赞助机构也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MDG协助组织他们本身在非洲的工作。尽管MDG并不是促使2000年以来发生重大改善的唯一因素,但毫无疑问起了极重要的作用。

当然,要取得最大进步、实现MDG设定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重要的是,健康方面的重大进展可以说归功于充分的金融资源。赞助国应该在今年晚些时候向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提供充足的补充资金,以确保这一关键机构继续获得成功。

当联合国成员国转向下一阶段的全球发展目标时,它们应该从MDG中汲取教训。首先,保证SDG清单相对较短——不超过十项——能使它们更易被记住,从有助于动员群众。

其次,各国政府不论贫富都应该成为SDG目标实施国并接受问责。在MDG中,穷国大多是实施国,富国大多是赞助国。SDG应该将全部国家视为实施国(富国同时也被视为赞助国)。事实上,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这类问题将是新SDG的核心——富国应该承担更多工作,走在穷国前面。

第三,SDG应该建立在MDG的基础上。MDG帮助我们将全球极端贫困减少了一大半。SDG应该接受结束极端贫困的挑战。在这方面,我嫩值得称颂世界银行,它已经出台了2030年结束极端贫困的目标。联合国成员国也应该这样做。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最后,SDG应该在可持续发展的诸项关键挑战上动员专家团。MDG刚刚出台时,相关专家开始自我组织起来提出实现目标的意见。联合国千年计划综合了大约250名全球专家在关键性发展问题上的建议。目前,在低碳能源、可持续农业、弹性城市、全面卫生覆盖等问题上同样的专家建议和解决问题流程,而这些问题都有可能进入SDG。

五十年前,美国总统肯尼迪说:“给予我们的目标更加明确的定义,让这些目标更加易于管理、离我们更近,我们就可以让所有人都看到它,从它身上得到希望,并且坚定地向它前进。”MDG在抵抗贫困方面就起到了这一作用。SDG可以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复杂挑战中起到同样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