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墨西哥转向

墨西哥城—多年的政治争论和政府分裂削弱了墨西哥的国家机构,严重妨碍了它们履行对墨西哥人民基本义务的能力:促进经济增长、创造高薪就业岗位、提供高品质教育和社会服务,以及保障公共安全。但这种状况已经开始改变,这要归因于政治创新让墨西哥政治领导人们团结在共同的改革日程周围。

2012年,我在总统选战中承诺要把墨西哥变为更现代、更有活力、更具竞争力的国家,一个可以在二十一世纪的竞争中胜出的国家。为了实现这一承诺,我采取了重大结构性改革。大部分墨西哥选民通过投票箱帮助我赢得了大选,获胜后不久,我的图案丢就与墨西哥三大主要政治力量领导人举行了会晤,制定了共同改革日程和实现这一日程的合作框架。结果,我们达成了一个政治协定,提出了包括95点、现在被称为“墨西哥契约”的明确而全面的行动计划。

契约条款包括了本届政府执政伊始就获得所有政党投同意的重大结构性改革。一揽子教育改革(已获得国会批准)将改善全国教学质量和人力资本形成。教师将被评估,学校将获得更大的自主管理权,学术标准将成为公立教育系统的基石。

同样重要的还有通信改革。通信改革的目标是扩大覆盖面、降低通信费用、改善服务质量。通信改革将进一步开放市场、打造公平竞争环境,以此寻求提高生产率以及确保在墨经营的公司能得到战略投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