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使民主崇高

自从民主在古代雅典出现以后,那些坚信人性的最高目的是道德而不是自由的人就对它心存疑惑。在《理想国》第八章中,柏拉图竟然随意地将政治领袖定义为“那些剥夺富人的财产并分给平民,同时竭力将其中的更大部分留与自己的人。”当然,尽管柏拉图对民主的蔑视流露在字里行间,但他有一个观点是合理的:毕竟,当民主选举成了对自私自利和最低道德标准的奖赏时,又如何能确保崇高的道德标准呢?

当今自由社会的公民(几乎都)是信念、传统和习惯浸淫出来的民主主义者。只有极少数人表现出民粹主义倾向,即他们一朝掌权就可能领导社会从民主走向独裁。不过,当今的民主公民大都在公共领域缺乏信心,并且对他们自己的经济和政治精英们缺少信任。的确,这种现象在年轻选民中甚为突出,他们的投票率正大幅下滑。

在欧洲,这种冷漠通常被认为是对战后那一场似乎不会终止的经济繁荣最终减速的回应。但这其实只是事实的一部分。当然,如果我们能够保证快速而普遍的经济增长,民主的其他弱点很可能被淡忘。但我们不能。相反,我们所看到的只是由一轮接一轮的削减国家开支所构成的空洞的公众利益。这也就难怪当今的民主公民们越来越关注他们国家精英们的低道德标准了。

潜意识中,公民们期望他们的领导人能表现出无私、勇敢和奉献的古代领袖美德。但他们所见的却是狭隘和对私利的追求。另外,过去20年来道德观念的深刻民主化极大地增加了普通人对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的好奇心:谁是我们的领导人,他们如何生活以及他们真正的信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