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接触伊斯兰主义者

哈马斯在巴勒斯坦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令全世界为之震惊。然而这一结果本不应该让人如此意外。的确,哈马斯的胜利时刻是该地区日益明朗的趋势的一部分。

四年前,土耳其的伊斯兰党派“公正和发展党”赢得了议会选举的多数席位并组阁。一个月之后,摩洛哥一个名称相似的伊斯兰党派PJD在立法选举中位居第三。去年12月,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自1954年起就被定为非法组织)同样战绩辉煌,赢得了20%地普选选票和88个议会席位,从而成为穆巴拉克的执政党“国家民主党” (NDP)的主要反对派阵营。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拉克的什叶派政党也在选举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尽管有民主的前提,但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在与这些党派接触方面还是颇为勉强,在接受伊斯兰主义者通过选举掌权的事实上也是如此。它的讽刺意味在于:似乎一向把民主怀疑为西方阴谋的伊斯兰主义者,比美国那些实行独裁的盟友们更严肃地对待布什总统在穆斯林世界推行民主的行动—甚至比布什本人还严肃。在哈马斯获胜以后白宫举行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布什在回应这一“出乎意料的形势发展”时明显语塞。

事实上在过去的三年里,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地区性“局内人士”和布什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的顾问们进行了几次长时间的讨论。我们敦促布什政府制定连续性的政策,与本地区愿意接受民主治理原则的伊斯兰主义者接触。其中有些辩论的内容已经广为人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