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互助世界中的能源独立

美国剑桥—20世纪70年代初,在尼克松总统表示希望能够保证国家能源独立的时候,美国有四分之一的原油需要进口。20世纪70年代末,在经历了阿拉伯石油禁运和伊朗革命以及国内石油产量的下跌后,美国原油进口比例上升到了50%,而油价上涨了15倍。当是时,人们相信美国的天然气很快就要开采殆尽了。

能源冲击助长了经济增长停滞和通货膨胀的致命组合,自尼克松以来,每一任美国总统都会把能源独立作为目标。但没人把这个目标当回事。

如今,能源专家再也笑不出来了。根据美国能源信息局(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说法,到2020年,美国所消费的原油中将有近一半产自国内,其中又有82%来自大西洋沿岸。著名能源分析师维尔莱格(Philip Verleger)指出,到2023年,即尼克松提出“独立计划”50周年之际,美国将实现能源独立——其能源出口将超过进口。

维尔莱格认为,能源独立“可能将世界带入新美国世纪(New American Century),形成一个美国能够以比世界其他地方低得多的成本获得能源的经济环境”。如今,欧洲和亚洲的天然气价格已经比美国高出了4—6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