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解除能源武装

布鲁塞尔——20世纪70年代的“能源武器”——为达到政治目的而拒绝输送能源——是否又将重现?当然,用石油或天然气作为政治武器说来容易做来难,可是今年俄乌天然气争端的再度爆发,以及由此导致的对欧盟绝大多数国家天然气供应的中断,应该使人们高度关注欧盟解除能源武装的必要性问题。

作为一项长期战略,能源禁运一直被事实证明徒劳无功。1973-1974年能源禁运后的12年中,沙特阿拉伯发现自己在世界石油出口中的份额大幅降低。20世纪70年代的巨大的油价涨幅变得不可持续,因为它们迫使欧洲和其他国家政府通过高燃油税、高储备和扩大非欧佩克石油产量来保护国内的消费者。

欧洲绝不能躺在陈年往事上沾沾自喜。事实上,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俄乌争端,欧洲必须像20世纪70年代应对欧佩克挑战时一样,以同等的坚决果断多元化能源供应的来源。像中东国家一样,只有痛苦的经历才能教会俄罗斯安全的能源供应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只有像欧洲议会在2007年报告中所建议的那样,在欧洲设计、实施并坚持减少依赖俄罗斯供应的能源战略,同时在能源安全领域制定共同的外交政策,克里姆林才能记取这次的教训。

虽然目前尚无定论,但天然气有可能比石油更容易发生出人意料的供应中断。用海上油轮向全球运送石油相对容易,但在绝大多数天然气市场,天然气田和燃气火嘴之间的固定管道将生产者和消费者牢牢地捆绑在一起。欧洲目前的任务就是让俄罗斯的拥抱不那么独一无二,这就需要欧盟成员国及其邻国在外部能源安全的问题上付出协调而不间断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