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kins24_Gregor Fisch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vaccines Gregor Fisch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终结"滴流"疫苗经济

发自伦敦——在1840年代的爱尔兰大饥荒期间,多达100万爱尔兰民众死于非命,与此同时却有大量食品被从爱尔兰出口到了英国。对于身处伦敦的辉格党政府来说,对商业利益的袒护、自由放任经济学的支配作用以及对爱尔兰苦难的政治漠视压倒了一切通过干预市场来防止大规模饥饿的义务。

而国际上对新冠疫情的应对也与英国的爱尔兰饥荒对策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尽管科学和工业已经赋予了我们为全世界提供免疫的手段,但在第一只手臂被注射新冠疫苗的九个月后,富国却在利用手中掌握的市场力量去防止疫苗流入穷国,进而将数百万条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以欧盟最近的一些举动为例,根据与强生公司签订的合同,欧盟从南非一家企业进口了数百万剂疫苗,而南非本国却只有11%人口获得了接种且病例正在新冠Delta变异株之下激增。然而将疫苗出口从欧洲转向南非及其邻国的努力却遭遇了欧盟张牙舞爪的疫苗炮舰外交行径,后者威胁要根据强生合同中一条禁止南非政府对疫苗实施出口限制的条款采取行动。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q32pEM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