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甘地印度的终结?

班加罗尔—10月2日是全世界纪念现代最伟大的印度人莫汉达斯·卡拉姆汉德·“圣雄”甘地诞辰150周年纪念日。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专栏特写中,目前在世的最有权势的印度人纳伦德拉·莫迪总理充分赞美了这位自己国家的独立领袖。在回顾小马丁·路德·金、纳尔逊·曼德拉、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其他人对甘地所表露的敬仰时,莫迪借此机会赞美了自己政府对卫生及可再生能源事业的承诺。

这的确涉及了很多问题。但对读者而言,最震撼人心之处评论却没有涉及。文章没有一个字提到甘地为之奋斗——以及牺牲的事业:那就是实现不同宗教的和睦相处。从19世纪90年代,甘地还是南非一个散居印度人小社区的组织者开始,直到其1948年去世,当时他已经成为一个拥有超过3亿人口民族被公认的“国父”,甘地一直在努力建设印度和穆斯林教徒之间的一致和团结。在南非期间,他所组织的抗议歧视性法律的许多会议都在清真寺举行。而返回印度后,他开始绝食,并开始了在印度和穆斯林教徒之间建立信任的几次漫长的朝圣之旅。

甘地为建立一个独立统一的印度而以非暴力方式对抗英国人。最终,他实现了独立,但却未能实现团结。当英国人于1947年8月最终放弃这块次大陆时,他们对其实施了分裂。巴基斯坦被明确设定为穆斯林的居住地。但由于甘地的努力,印度本身却被确立为一个非宗教国:新宪法禁止出于宗教原因的歧视;留在印度的那些穆斯林将得到平等的公民待遇。

独立后的前20年,印度少数民族权利得到了审慎的保护,这主要因为印度首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下定决心,阻止印度成为印度教的巴基斯坦。但近些年来,印度庞大(而且大都贫困)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攻击。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尼赫鲁死后,执政的国大党在为争取选票而培养穆斯林神职人员ulema)时故意避开了进步的穆斯林声音。但同时也因为传统反对党莫迪的印度人民党(BJP)一直坚决抵制甘地和尼赫鲁所倡导的政治和宗教多元化。

从20世纪80年代中开始,系列集体暴动就一直撕裂着这个国家,在这些暴乱中,印度教暴徒用Pakistan ya Babristan!(滚去巴基斯坦,或者滚进坟墓!)的口号来嘲笑他们的穆斯林同胞。其中最血腥的暴乱于2002年发生在古吉拉特邦,当时莫迪还担任首席部长职务。这一事件严重玷污了莫迪的形象,甚至导致他一度被禁止进入美国。

但在成功将自己重塑为Vikas Purush (发展助推者)并设计出一个有望实现包容性增长的平台后,莫迪得以在2014年大选中获胜。这一结果掀起了又一轮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事实证明,莫迪要么是无力预防、要么是不愿预防这些犯罪。他的首个任期对经济没有任何帮助,因此,他和人民党在极端民族主义的平台上争夺2019年选举。巴基斯坦被描绘成“外敌,”而印度穆斯林和世俗自由主义者则被定义为内敌。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尽管莫迪在西方报纸上公开表态,但他和他的政党却仍然致力于建设印度教国家:即由印度教徒来进行管理和统治。目前在印度人民党Lok Sabha(下议院)300多位议员中仅有一位穆斯林。更糟的是,印度人民党高层领袖经常无端侮辱和恐吓印度穆斯林,要求他们证明自己对祖国的“忠诚”。

因此,莫迪甚至在赞美甘地时都没有提到印度和穆斯林教的和谐绝非偶然。他的沉默不言自明。此外,10月1日,莫迪的得力助手,内政部长兼现任印度人民党主席阿米特·沙阿向印度穆斯林表达了自己的隐晦信息。“我今天要向印度教、锡克教、耆那教、佛教和基督教难民保证,中央政府不会强迫你们离开印度。”他在加尔各答发表的一次演讲中如是说。“不要相信谣言,”他接着补充。“我们将提出一份公民身份修正案,以保障这些人获得印度公民身份。”

上述言论独独没有对穆斯林难民的任何保证,其中也包括那些来自孟加拉国的难民,沙阿此前曾将这些人称为“白蚁。”他的讲话目的十分明确:印度穆斯林应当小心说话,否则他们可能被剥夺公民身份并被驱逐出境。

作为甘地的传记作者——以及一名致力于多元化的印度公民——我对针对穆斯林同胞妖魔化的不断升级而深表忧虑。甘地曾为之奋斗的民主、世俗的共和国正被改造成一个印度教多数主义国家。

但作为一名历史学者,我对我们所目睹的一切并不抱任何幻想。印度曾经是个例外,但现在正逐渐向南亚标准靠拢。斯里兰卡和缅甸均为佛教徒占多数的国家,而他们的少数民族——分别是泰米尔印度教徒和罗星亚穆斯林教徒——都只得到二等公民待遇(甚至更加糟糕)。同样,孟加拉和巴基斯坦是穆斯林多数国家,那里的印度教徒(有时还包括基督教徒)历来都是迫害的对象。

随着我们开启下一个10年,显然莫迪、沙拉和人民党都一心想要加盟民族主义国家俱乐部。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们果断否定了甘地和尼赫鲁的遗产,从而开创了现代印度史上黑暗的新篇章。

Value in the Age of AI banner image

Click here

https://prosyn.org/VmDiMVmzh;

We hope you're enjoying our PS content

Subscribe

To have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PS OnPoint and PS The Big Picture, please subscribe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