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新兴市场的未来

伯克利过去几年来,全球经济环境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巨大变化。能源和大宗商品暴跌。中国的增长(占全球增长的40%左右)下降到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其股市暴涨至不可持续的高位。美国和欧盟加码对俄制裁,以此作为俄罗斯军事入侵乌克兰的回应,这突显出与跨国投资相关的地缘政治风险。而由于实际或预期的货币政策变化(如美联储),汇率也出现了剧烈波动。

来势迅猛的变化让全球金融市场措手不及,也吓坏了投资者,降低了他们的风险偏好——在新兴市场已经表现出相当谨慎的态度。投资者开始旁观,追踪新兴市场股市回报的MSCI指数陷入停滞。

去年下半年,15个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资本外流。新兴国家外汇储备总量自1994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从1994年开始,新兴市场外汇储备大幅攀升,成为过去二十年来全球经济的一个显著特征。

导致新兴市场投资不振的一个主要因素是人们预期美联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提高利率和货币政策正常化。在最近的讲话中,美联储主席耶伦确认,如果经济继续改善,这些措施将是合适的,并表示推迟收紧货币政策,到就业和通胀回到我们的目标水平再采取行动将有可能导致经济过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