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伊丽莎白·沃伦的政治重要性

华盛顿—美国和全世界的金融改革前途未卜。带来可怕的2007—08危机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纠正。一些根本性弱点实际上比十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就包括全球大银行“太大而不能倒”的问题。

欧洲还顾不上金融改革问题:其决策者正在焦头烂额地设法维持欧元区的完整。在美国,本届国会是不可能产生新立法了——可能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会有。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可能会成为有效监管的框架,也有可能沦为空头承诺。到目前为止,实施情况相当迟缓。

实施要取决于监管者——他们中有些非常优秀,但有的仍受华尔街银行摆布。问题是琐碎而技术性的,金融游说集团以高薪豢养着一小撮专家,旨在推延、弱化该法案和转移公众注意力。这个过程仍受政治监督约束,但当对话真正进入复杂阶段时,许多政客很容易就会陷入云里雾里。

这就是为何新当选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是如此高效。沃伦在金融部门上鞠躬尽瘁多年。消费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便是基于她的思想组建的,并在她的帮助下站稳了脚跟。但她对金融改革其他实践性细节的了解也不亚于任何人——这部分是因为她曾是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国会监督委员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