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埃及的逍遥杀人犯

开罗—“巴沙尔应该放下权力,到埃及来安全地退休。埃及最高检察官对杀人犯可好了,”一位朋友在和我一起观看前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警察学院刑事法庭受审时这样向我评价叙利亚总统。尽管穆巴拉克及其内政(安全)部长阿德利(Habib al-Adly)在定罪后被判终身监禁,但以内政部副部长之名操作埃及镇压机器的诸位将军被判无罪。

拉赫曼(Hasan Abd al-Rahman),如斯塔西一般臭名昭著的国家安全调查局(SSI)局长、拉姆齐(Ahmad Ramzi),中央安全部队(CSF)司令、法伊德(Adly Fayyid),公共安全首脑、谢尔(Ismail al-Shaer),开罗安全理事会(CSD)会长、尤塞夫(Osama Youssef),吉萨(Gisa)安全理事会会长、还有法拉马维(Omar Faramawy)10·6安全理事会会长,这些人都逃脱了罪名。穆巴拉克和阿德利的律师会就终身监禁提起上诉,许多埃及人认为他们会得到减刑。

对穆巴拉克的裁决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将对埃及政治过渡形成重大影响。当判决宣布时,受害者家庭及其律师们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人民恨不得清洗司法部。”

事实上,许多埃及人——包括资深法官——认为司法部并不是一个独立机构。“这是一个重大专业错误。那些将军应该和穆巴拉克一样被判终身监禁。”前当选法官俱乐部(Judges Club)主席阿齐兹(Zakaria Abd al-Aziz)说,“杀戮维持了好几天,他们没有派任何人去阻止杀戮。内政部(MOI)并不是唯一应该清洗的部门。司法部也应该清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