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埃及的活死人

开罗—大面积死刑判决常常出现在希特勒的纳粹或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这样的政权统治下。但埃及军事统治者如今也加入了这类政权的行列,进行着如同儿戏的结果早已预订的审判。2014年3月进行的一次审判制造了529起死刑;另一次4月份进行的审判产生了683起死刑。并且这一趋势毫无减缓迹象。

上个月,107人——包括埃及首位自由选举总统穆尔西在内——因为被控在2011年1月反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暴动中集体“越狱”而判处死刑。穆尔西还被控“里通外敌”——即真主党和哈马斯——以释放埃及政治犯。

不久,六名所谓的“阿拉伯沙尔卡斯”(Arab Sharkas)案的被告——他们在2014年10月因被控袭击安全岗而被判处死刑——被执行死刑,尽管地方和国际人士都强烈反对这一漏洞百出的审判。赫尔米(Ahmed Helmi)是六人中的四人的律师之一,他表示政府希望“在穆尔西的裁决后释放一个信号”——他们会真的执行这些审判。他说,他的当事人和其他人只是“替罪羊”。

埃及军方2013年7月推翻穆尔西以来,民事法庭总共宣判了1,000多起死刑判决。被“定罪”者名单令人侧目:比如,沙欣(Emad Shahin)是世界著名学者、哈佛大学和开罗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教授;阿塞姆(Sondos Asem)是前途无量的年轻学者和政治活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