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Yemeni boy school writes as he sits outside a school AHMAD AL-BASHA/AFP/Getty Images

终结针对教育的战争

火奴鲁鲁——我三岁的侄女非常相信“好人”的力量。每次我去拜访,她总会把我拉到她房间的书架旁,拿出一本接一本书,每一本书的结论都相同:无论战斗大小,最终总是好人获胜。

我不忍心告诉她,在真实的世界里,干净的战斗和令人满意的结果仅仅是例外。现代战争不遵守任何规则,而忠诚永远不是非黑即白。在我看来,冲突地区针对学校和教育工作者的暴力行为激增最能说明这一点。

今年5月,全球保护教育免遭袭击联盟将发布一份遭受攻击的教育情况报告,该报告证实战争和军事行动对教育造成的严重伤害正在超过近代记忆中的任何时候。教育遭受影响的数据的确令人震惊。全球约有8,000万儿童因暴力而无法上学。仅2017年上半年,20个国家就发生了超过500起学校袭击事件,这一数据显著超过往年的水平。据联合国报告,在其中的15个国家,政府军或叛乱部队攻占学校用于军事用途。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以任何形式支持针对学校和教育工作者发动袭击的政府都必须被追责。被迫生活在冲突地区的儿童本已在遭受苦难;如果暴力阻止他们学习,那就意味着双重悲剧将在他们身上发生。

我们必须思考战争如何摧毁儿童教育工作。例如,在叙利亚爆发目前的冲突前,那里的小学入学率曾经达到90%以上。而今天,在受战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小学入学率已经降到30%以下。在也门,随着战争和饥荒的爆发,6-9岁的失学儿童人数超过200万。而在近700所由联合国负责管理的叙利亚、加沙、西岸、黎巴嫩和约旦的学校中,近年来近半数都曾有过至少一次遇袭或关闭的经历。

人道主义危机往往会强化政治意愿;他人,尤其是儿童,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将促使国际社会将资金和精力投入到缓解痛苦当中。但不幸的是,那样的慷慨很少能够支持受战争蹂躏地区的教育工作。在全世界数百万失学儿童中,有1/4都生活在受危机影响的国家。但教育仅占人道主义援助总额的2%,而仅有38%的紧急教育援助申请得到满足。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2000年4月,在达卡行动框架协议签署时,各签署国认为实现“全民教育”的“主要障碍”是冲突,而全民教育则被列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该报告还表达了政府和民间社会团体必须尽可能迅速行动“重建被摧毁或被破坏的教育系统”的共识。那么,为什么在框架协议签署近20年后,人们才决心重建这一一直被忽视的因素?

教育是遭受冲突影响的家庭和国家恢复的关键要素。学校教育每增加一年, 就读者的收入平均增长10%,进而改善他们长期的财务稳定性,并有助于降低回归暴力的风险。换句话说,攻击教育实际上是攻击我们共同的未来。

在受冲突影响地区,女孩失学的可能性是男孩的2.5倍 。但投资女孩能带来长远的好处,可以改变社区并消除贫困。受过教育的女孩不太可能在年纪很小的时候结婚,而更有可能生育更少、但更健康的子女。此外,参与劳动的女性将 90%的收入重新投入她们所在的社区当中。

受暴力困扰并试图摆脱的国家或许没有财力在重建的同时重修学校。这也告诉我们国际支持为什么如此重要。国际社会必须筹集23亿美元来改善冲突地区的教育状况。与此同时,捐助者必须资助能为因战争压力而造成心理创伤的儿童提供帮助的机构。对冲突地区的许多儿童来说,社会心理与情感支持与教育机会同样重要。

我侄女的图画书世界——用20页来概括每一场斗争,并且结局都是“今后永远开心地生活”——永远不会成为现实。但在没有仙女教母和保护女巫的情况下,世界需要可行的方案来帮助好人(和女童)获胜。通过教育每个孩子,哪怕是那些受到伤害的孩子,我们或许可以成功地让这个世界变得不那么邪恶。

http://prosyn.org/kouFcx5/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