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更有效地筹划生与死

你是否看到过统计生命的行将就木?在政治家决定医疗拨款时,就确定了“统计生命”是重归生天、自生自灭、还是加速死亡。

医疗绝不是政治决策能关乎生死的唯一领域。减轻空气污染的环境项目、宣传吸烟负作用的教育计划、降低车祸风险的交通措施:很多政策在拯救生命的同时,也忽略了那些其它拨款方式本来可以拯救的千千万万的生命。

因此如果你亲身经历过垂死的场面,其实多数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你也就看到过统计生命的行将消失。

即便如此,我们说约翰死于癌症,而不说他死于停止对癌症筛查付款的政策。我们说玛丽死于车祸,而不说她是道路交通法的牺牲者。简而言之,我们通常并不把政治决策当做个体死亡的直接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