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经济学家与经济学

美国剑桥—十九世纪末以来,日益数学化和统计化的经济学表现出科学的虚荣,而经济学界被指责犯下了各种罪行。这些指控——包括傲慢、无视收入以外的社会目标、过度专注于正规技术、没能预测到金融危机等重大经济发展态势等——常常来自外部人士非正统的边缘派。但最近,似乎经济学的领导者也开始感到不快了。

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兼报纸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染上了抨击最新一代宏观经济学模型忽视老派凯恩斯主义真理的习惯。新增长理论创始人之一的保罗·罗默(Paul Romer)也批评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在内,说他们“数学性”(罗默的用语)太重,结果是让问题变得更加模糊而不是更加清晰。

在芝加哥大学杰出行为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认为,这一学科为了便利假设人是理性最优化者的模型而忽视真实世界的行为。同样来自芝加哥大学的金融学教授路易吉·津加莱斯(Luigi Zingales)指责同侪过度强调金融产品的好处,导致了社会动荡。

经济学巨擘的这些批判性考察是健康的,值得欢迎——特别是在这个常常缺乏自我反省的领域。我也常常把目标对准经济学的圣域——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