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经济学家的娼妓

伦敦—近几十年来,经济学一直在入侵迄今为止被认为不能进行正式数学分析的人类活动研究。批评者称之为“经济学帝国主义”,它产生了爱情经济学、艺术经济学、音乐经济学、语言经济学、文学经济学,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经济学。

经济学的如此扩张背后的统一的基本思想是不管人们做什么,是做爱还是做小东西,他们的目标都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好的结果。这些成本和收益可以简化为钱。因此,人们总是追求交易的最佳财务回报。

这与流行的行为区分相反。流行的区分将行为分为算计成本是正确(也是理性)的行为和不(也不应该)算计成本的行为。批评者认为,认为良心可以进行冰冷的算计没有抓住重点。但经济学家的回答是,冰冷的算计正是重点。

将经济学方法应用于爱情的先锋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芝加哥大学度过(还能在哪里呢?)。在他1973年发表的讨论班论文《婚姻论》(A Theory of Marriage)中,贝克尔指出,挑选伴侣本身是一类市场,婚姻仅当伴侣双方都获益时才发生。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理论,以男女互补的性质为基础,但只把爱情作为降低成本的机制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