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危机中的经济体

发自伯克利——最近在布雷顿森林(就是那个在1945年决定了当今全球经济架构地方)发生了特别有趣的一幕。当时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向曾任美国财长和奥巴马总统经济政策助理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提了一个问题:“就近几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看来,是不是直接说明(学院派)经济学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请让我引用萨默斯冗长的回答中最有亮点的一段:“关于那场危机,其实瓦尔特·巴吉赫特(Walter] Bagehot)说了一些,希曼·明斯基(Hyman Minsky)也说了不少,而查尔斯·金德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论述得更多。”这段话对于经济圈外的人可能毫无意义,但在我听看则是一场引人注目的控诉。

巴吉赫特(1826-1877)于19世纪中期任《经济学人》杂志编辑,同时也在1873年出版过一本关于金融市场的书《银行家大街》( Lombard Street)。毫无疑问萨默斯是对的:那本书用了极大篇幅来论述当今这场复原中的危机。

而令明斯基(1919~1996)最出名的不是他那本名为《“它”会卷土重来吗》(Can “It” Happen Again?)的论文集,而是金德伯格(1910~2003)在自身著作《狂热,恐慌与崩溃:金融危机史》(Panics, and Crashes: A History of Financial Crises)对前者理论进行的阐述和发展。在被问到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需要由谁出谋划策的时候,萨默斯提到的竟然是三位已故者的名字,还有两本分别写于33年前和一个世纪之前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