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 Jinping and Donald Trump outside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Artyom Ivanov/TASS via Getty Images

经济与美国国家安全

发自剑桥——白宫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跟以前国会委任每四年制定一次的战略有所不同。而这份2017年版报告的差异之处在于强调了经济的作用,正如其内文所指出的那样:“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报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与传统国家安全事务有关:军事预算,联盟以及如何与俄罗斯和中国这类被新报告称之为“战略竞争者”(而非敌手)的国家打交道,同时国内经济的增长,国际贸易的作用以及美国的新优势能源地位也受到了极大关注。

特朗普政府将其监管改革和最近制定的税收立法作为增加经济增长战略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只有一个更庞大的经济体才能提供资源去建设更为强大的军事实力。但只有国会在未来增加国防预算,把目标锁定在那些最需要扩张的领域之时,经济增长才会转化为更有效的国防力量。

在2011年《预算控制法》的暂时财政封存条款下,国防预算一直在全面削减,并计划在2021年将国防支出降至相当于GDP3%的水平,也是二战以来的最低比率。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以上比率会在2027年继续下降到2.7%。而如果想在2027年将此比率提高到5%的话,该年的政府总支出将增加6000多亿美元。

《国家安全战略》中关于对外贸易的建议案则把一些有价值的动议与对美国贸易逆差原因的错误分析结合起来。报告称“合作伙伴和国际机构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以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但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基础经济学告诉我们美国的贸易逆差其实反映了其国内储蓄和投资的总量。具体来说美国贸易逆差的规模(进口量减去出口量)等于美国投资超出美国国民储蓄的规模。由于美国人的消费多于生产,因此进口必然多于出口。如果要减少贸易赤字,家庭,企业和政府都必须增加储蓄——这显然是首选解决方案——或是减少投资。

但在指出外国政府通过推动和纵容盗窃美国知识产权行为来伤害美国利益方面,报告是正确的。奥巴马总统就曾在2013年加州桑尼兰德举行的首脑会议上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示过中国军方成员盗窃工业技术的证据。中方接受了这一证据,也同意盗窃工业技术与其他形式的间谍活动是不一样的并表示中国政府未来不会协助这类盗窃活动。但这还不足以阻止其他中国人盗用美国的民用和军事技术,因此新《国家安全战略》也有正当理由去强调美国政府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加以制止。

在谈到具体的贸易政策时,《国家安全战略》重点提出美国将设法“打破贸易壁垒并为美国人提供机会以增加出口”。这种强调增加出口而非减少进口的做法是值得欢迎的。外国政府建立的贸易壁垒确实降低了美国企业从美国制出口产品中取得实际收益的能力。

报告还批评了中国及其他国家所采取的其他各类不公平政策,却并未对那些伤害美国利益的政策和那些虽然“不公平”但实际在帮助美国人的政策加以区分。以下是报告拉出的清单:“其他国家利用倾销,歧视性非关税壁垒,强制技术转让,非经济势力,工业补贴以及其他来自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支持来获取经济优势。”

针对美国出口产品的非关税壁垒显然伤害了美国企业,也对美国家庭无所裨益。强制性技术转让也是如此,但中国的立场其实是希望在中国经营的美国企业自愿同意转让技术以换取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的权利。

倾销——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虽然伤害了美国企业,但对美国消费者有利。这其实与技术发展没什么不同,因为这使得一些美国公司能够以更低廉的成本进行生产,从而在有利于美国消费者的同时打击其他美国生产者。虽然一些经济学教科书声称外国倾销行为会迫使国内生产者倒闭以便随后提价,但实际上并无证据表明这种行为确实有发生。

中国一些国有企业仍然处于产能过剩阶段,导致出口销售价格低于成本。但就像倾销或者明目张胆的工业补贴一样,这是一种“不公平”但实际上却有利于美国消费者的政策。

展望未来,美国政府应该集中精力打击外国政府的某些贸易政策,比如技术盗窃,对美国出口的非关税壁垒以及强制技术转让等,这些政策伤害了美国企业,也没有转而为美国消费者带来任何利益。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很高兴新《国家安全战略》对美国国家安全的经济方面给予了很大的关注,也希望这种重视能够带来更好的国内和贸易政策。

http://prosyn.org/hbwkjR7/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