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忽视经济大局

伯克利—我最近听世贸组织前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转述了一则佛教传说,禅宗六世祖惠能对无尽藏比丘尼说:“智者指月,愚者见指不见月。”拉米补充说:“市场资本主义就是月。全球化就是指。”

如今,反全球化情绪在西方全面崛起,今年也成为望指(finger-watching)的一年。在英国退欧公投中,“小英国人”投票脱离欧盟;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因为他让足够多的关键州选民相信他将“让美国再次伟大”,而其手段就包括为美国重新谈判各不相同的贸易“协议”。

让我们这样引导我们自己:想一想经济政策之月现在是怎么一副模样,特别是从增长和不平等的角度看。首先,信息处理、机器人和生物技术等领域的技术创新仍然在以惊人的速度加速。但北大西洋国家的年生产率增长从1870年以来早已习以为常的2%的水平下降到如今的1%左右。生产率增长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因为它衡量实现相同水平经济产出的资源和人力同比下降率。

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J. Gordon)认为,在过去推动经济增长的所有真正的“改变大局”的创新——电力、飞行、现代卫生设施等——都已是明日黄花,我们不应该再期待增长永无止境地继续下去。但戈登几乎肯定是错的:改变大局的发明从根本上改变或重新定义生活体验,这意味着它们往往落在经济增长的常规衡量手段适用范围之外。如果说有什么期待的话,也应该期待当前的创新速度将带来更多的改变大局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