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johnson123_Bryn ColtonGetty Images_ronaldreagannancyplanewave Bryn Colton/Getty Images

翻过里根这一章

华盛顿—三个主要因素决定了经济繁荣:人力资本(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和技能)、实体资本(实体基础设施,包括机器、建筑、能源和交通等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技术(科学知识及其应用)。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总统里根政府的决策者们所信奉的增长理论是,降低资本税率——以及更一般地,降低高所得的税率——能带来更多投资和更快的新技术应用。这反过来又将刺激总体工资和所得增长。这套政策在美国实施了40年,共和党和民主党或多或少都会这样做,总体结果可以用一个词来总结:令人失望。

这一失望部分体现在1981年里根革命开始之后经济增长率始终较低上,特别是在过去二十年种。在过去,美国经济每年往往能够增长3%以上,但如今,能达到2.5%便谢天谢地了——而吐过国会预算办公室是正确的话,未来十年连2%的年增长率都难以企及。

如果我们考虑到谁能够从增长中获益的话,那么将更加失望。具体来说,没有证据表明,为顶层群体减税会带来里根集团信誓旦旦所说的“涓滴效应”。

1947年,美国中位家庭收入是28491美元(2016年美元衡量)。1973年,中位所得翻了一番多,达到了58539美元,这与总体经济增长是非常一致的。但是,在接下来的40年中(到2016年),中位家庭所得只增长了20%到65063美元。与此同时,收入顶层的1%所得增加迅猛——所得总增长的大约一半都流入了他们的腰包。(这些统计数字和替代指标在我与戈汝布(Jon Gruber)的书《跃进的美国》(Jump-Starting America)中有所讨论。)

但主要的失望还要更加深远。富人积累了更多的财富——不管是从个人角度还是通过他们所控制的公司——他们将这些钱中的一部分用于提高政治影响力,目的便是为了让自己的财富进一步扩大。

最能说明这一状况的便是金融业,“去监管化”成为改写游戏规则,鼓励财富整合和更多冒险行为的烟幕弹。言必称“创造就业”,但实际上截然相反:消费者成为鱼肉,危险的产品被推向市场,整个系统在2007-2008年间轰然倒塌。当烟幕散尽,很显然数百万人失去了家园和大部分(甚至全部)个人财富,而几乎所有政治和经济要人施然而去,毫发无伤甚至比以前更加有钱。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是一场酝酿已久的灾难。里根革命所带来的深刻结构性变化为系统性地操纵美国经济治理规则奠定了基础,结果是掠夺(金融业)和抑制竞争(科技业)以及家庭和小企业背负了巨大的成本(医疗方面)。里根革命开始三十年后,清算终于到来。

在2012年的畅销书《国家为什么失败》(Why Nations Fail)中,达伦·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和詹姆斯·罗宾逊(James Robinson)探索了恶性政治权力如何从集中的经济实力中产生,并被用于扭曲竞争,使之有利于老牌竞争者,从而进一步加剧经济(和政治)不平等。如书名所暗示,这一恶性循环往往结果不好。

当然,美国曾经面临过类似的情况——十九世纪末。当时的应对之道是采取了延绵几十年的一系列改革,包括反垄断立法和遏制全球最强大公司利益的司法规则、美国参议院直接选举,以及实施联邦所得税(哪怕面对怀有敌意的最高法院)。扩大社会保险——最终包括了政府运营的社会保险——和20世纪30年代的强化金融市场监管都是总体应对方案的一部分。

由此产生的体系令美国受益无穷,直到1980年里根当选后被逐步肢解。

因此,2020年美国选举季的问题非常简单:美国人应该继续采取某种形式的里根体制,从而面临持续平庸的增长和极端收入不平等吗?假以时日,孱弱的经济意味着失去国际影响力和国家安全。

或者,有没有办法扭转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恶性结构性变化?民主党总统提名竞争清楚地表明,许多富人断然反对一切(比如)为早教投资、扩大大学普及以及有意识地扩大全国范围内的机会而进行拨款,打造公平竞争环境的措施(比如开征财富税)。

因此,真正的问题是:还要让亿万富翁和他们的公仆们决定可能产生什么政治结果多久?

https://prosyn.org/mCKY44S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