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endor sells inflatable dolls depicting former Brazilian president 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 CARL DE SOUZA/AFP/Getty Images

经济复苏为什么不是民粹主义的对手?

圣地亚哥——市场就像本周举行的达沃斯专家会议那样充满了希望:世界经济正在走向平衡而可持续的复苏。随着经济状况的好转,政治局势是否也会走上同样的道路?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对那些把全球民粹主义看作全球金融危机余震的人来说,答案的确如此。随着失业率下降和中产阶级收入开始增加,民粹主义诱惑将会日渐萎缩,至少这是他们的希望。

如果事情真像这么简单该有多好。

碰巧正在台上的民粹主义政治家(比如唐纳德·特朗普或赞成英国脱欧的保守党)将把经济复苏的功劳据为己有,而这将增强他们的政治力量。但这不过是一种短期现象。

过去几年来,宣扬民粹主义经济和政治/社会解读的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经济方面的解释强调在经济不平等加剧和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的世界里(这里美国被列为主要案例),如果愤怒的中产和工人阶级选民转而相信那些承诺扭转这些趋势的政客,那么人们绝对不应当感到惊讶。

问题仍远未解决,但即使经济解释完全正确,也并不意味着当前的全球复苏能带来多大的政治变化。如果说最近的资产价格上涨预示着任何东西(请注意实际利率很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保持在低位),经济增长的好处很有可能再次不成比例地惠及最有钱、收入最高的1%。

即使在收入分配确实开始改善的最好情况下,所有派别的经济学家全都赞同的一个观点是可能会极为缓慢的发生变化。造成政治动荡的其他某些因素——去工业化、制造业岗位减少、落后城市和地区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即使能够发生改变也将是非常缓慢的。即使高涨的复苏大潮的确能像保守派经济学家所说的那样让所有船只浮起来,但也不足以让众多船只摆脱民粹主义所掀起的风暴。

这同样因为民粹主义背后的诸多因素是非经济性的。首要证据是民粹党派在经济表现相对强劲的国家已经获得了民众的支持(如果他们仍未掌权的话)。在德国和瑞典这样的发达国家尤其如此,像菲律宾和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也处于同样的状况。

就像人们常常指出的那样,民粹主义是一种政治形式,它制造出一个名叫“他人”的群体可以承担社会弊病的罪责。在左翼民粹主义运动中,这个“他人”是精英——无论经济、金融还是政治精英都一概囊括。对右翼民粹主义分子而言,外国人、移民、少数民族和少数教派也能够发挥同样的作用。

这远不是什么新现象。民粹主义在19世纪末的美国曾普遍存在;而20世纪欧洲的法西斯主义则是右翼民粹主义的某种花样;而左翼民粹主义当然一直作为拉美政治的重要特点,从几十年前的瓦加斯到胡安·多明戈·贝隆再到今天的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以及尼古拉斯·马杜罗。

两大因素最有可能促成了近期的民粹主义回归:文化和社会变革加速,以及外界眼中根深蒂固的政治精英的腐败现象。

让我们从文化和社会变革开始。像艾米尔·杜尔凯姆、费迪南德·托尼斯、格奥尔格·齐美尔等社会学巨擎很久以前就开始担忧从传统向现代社会的转型过程破坏了传统的支撑结构,导致社会中的个体感到被孤立和不快乐。疏远是现代化的结果,而不是现代化缺失的症状。

相对早期的教训是民粹主义可以在阶级或国家等长期身份来源遭到弱化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在富裕国家,文化全球化和大规模移民导致了这样的弱化;而在新兴国家,传统的角色和价值观正在让位于快速城市化和产业或服务业中新中产阶级的崛起浪潮。

在过去几十年已经经历过经济快速增长的拉美国家,民众告诉民调人员他们比自己的父母生活得更好,而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能过上比自己更好的生活。但同样这些人里有不少称自己感到孤独和受到虐待,他们认为自己所处的社会是不公平的。他们越来越不相信自己的邻居,并声称对民主体制感到失望。这样的选民恰恰是民粹主义民众运动的基础。

这让我们意识到支撑民粹主义的另外一个关键要素:那就是政治精英合法性的下降。如果不理解民众认为众多美国政界人士都为贪婪的银行家服务的普遍看法(无论这种看法正确与否),要想理解特朗普的崛起都是不可能的。如果选民不认为传统政治阶层普遍将公共资金装进自己的腰包,那么五星运动要想在意大利取得如此之大的进展根本就无法想象。

当然,如果没有众多政治精英的腐败,拉美民粹主义浪潮取得如此长足的发展也是不可理解的。巴西建筑公司回扣的超级丑闻涉及拉美地区几乎所有的国家,而这只不过是一段长期而悲惨的历史中一段最新的篇章。

所有这些都不会随全球经济复苏而改变。我们需要政治领导力——来帮助人们理解身边发生的变化——并在金钱和政治之间树立起难以逾越的可靠围墙,同时利用技术来加强民主问责制并推动公民参与。央行管理者——那些穿着灰色西装的当前经济好转的工程师——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工作。现在应当轮到政治家上场。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A7vzIv4/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