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特朗普的外国仰慕者

坎布里奇—唐纳德·特朗普不喜欢拉丁美洲人,还鼓吹建一道墙把他们与美国隔离开。与往常的这类冷漠相比,拉丁美洲人总要以牙还牙,正如穆斯林和其他感到被这位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冒犯的人一样。但许多讨厌特朗普的人对于限制性的移民政策却是无比热衷。

对社会很有利的东西被描述为很恶劣,这样的公共政策领域少之又少。当然,将社会问题归咎于外国替罪羊是政治老把戏。但移民的积极效应显而易见,而对他们的敌意如此之深,这着实令人震惊。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关于移民的最新研究表明,移民对本地人的福利具有巨大的积极效应。比尔和莎莉·科尔(Bill and Sari Kerr)指出,移民仅占美国人口的13%,但贡献了26%的企业家,36%的新企业领导团队中至少有一名移民。这表明移民是美国经济活力和就业创造的重要生力军。

不仅美国有这样的现象。相反,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在智利,来自不相邻国家的移民成为企业家的可能性是本国居民的四倍。在委内瑞拉,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移民(大多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迁徙而来,其正规教育水平不如本国居民)成为企业家的可能性是本国居民的十倍。哈佛大学的鲁比卡·尼德尔科斯卡(Ljubica Nedelkoska)发现,如今,2010年危机爆发后从希腊返回祖国的阿尔巴尼亚人纷纷成为企业家,提高了从未离开故土的阿尔巴尼亚人的就业和工资。

我和胡安·何塞·奥巴克(Juan José Obach)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外国人较多的行业和地区工作的巴拿马人的薪酬显著高于外国人较少的场合的人。这表明周围出现更多外国人符合本地人的利益。布鲁金斯学会的达尼·巴哈尔(Dany Bahar)和巴黎经济学院的西里尔·拉波波尔特(Hillel Rapoport)发现,一国的比较优势朝移民祖国的方向发展:新国家变得擅长生产旧国家成功造出来的东西。

区别在于,一般而言,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和外国就业政策比美国更加严格。这些政策也对移民造成了更大的消极效应,因为这些国家原本就不是很有吸引力的目的国。

以智利为例。智利是拉丁美洲最富裕、也许也是最成功的国家之一,总是喜欢自比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等治理良好的资源富裕国。但如今智利变得故步自封:它没有在赶超更富裕的国家,并且在经济多样化方面遇到了麻烦。

在探讨个中缘由时,比较自己与榜样的外国出生人口比例很有裨益。在智利,这一比例不到2%。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分别为27%、28%、和20%,这部分要归因于这些国家积极的移民政策。

积极的政策也帮助以色列在20世纪90年代初吸引了近一百万苏联犹太人,这相当于以色列人口的12%。研究表明这场巨型实验对以色列经济和高技能本地人产生了巨大的积极效应

智利缺少移民有助于解释智利为何缺少企业家精神、创新和多样化。为数甚少的来到智利的韩国人帮助复兴了智利纺织业。

在这方面,哥伦比亚比智利糟糕得多。在哥伦比亚,外国人仅占人口的不到0.3%;事实上,海外哥伦比亚人口是哥伦比亚海外人口的15倍。

智利和哥伦比亚移民水平极低是否是因为外国需求低迷或本国壁垒高企?这个问题可以通过研究一项正在进行中的非常可悲的实验回答:大量人口因为灾难性的经济和社会崩溃而从委内瑞拉移民。

委内瑞拉人,包括最有才华的群体,一直在寻找移民对象。如果你以为智利和哥伦比亚官僚有比限制移民更重要的事情,那你就错了。这两个国家接纳的委内瑞拉人少之又少,远远不如哥斯达黎加、巴拿马、加拿大、西班牙、澳大利亚和美国。智利和哥伦比亚在人口和技能水平方面都可以在这些国家中名列中游。

比如,哥伦比亚以委内瑞拉没有给予同样待遇为由中止了针对委内瑞拉人的南方共同市场签证制度。这一决定不但冷血;也相当具有自伤力,因为这意味着哥伦比亚用委内瑞拉进入本国换取哥伦比亚人进入委内瑞拉。但对哥伦比亚来说,好处来自它所吸引的技能、企业家���神和多元化,而不是放行的人。并且如今还有谁相去委内瑞拉?要求对等对于特朗普来说毫无意义。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坏移民政策的问题不仅局限于拉丁美洲。比如,南非如果能通过更加自由的移民政策放松其技能和企业家精神约束,将受益良多。但南非却反其道而行之

特朗普想在美国实施的移民政策诡异地与他所不喜欢和不喜欢他的国家所采取的政策如出一辙。实施之后,特朗普极有可能寻找新的替罪羊。但当前的替罪羊应该学会像讨厌特朗普一样讨厌自身的移民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