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有利于我们的经济趋势

发自伯克利——近期以来全世界都被一种浓稠的幻灭感所笼罩着。那些邪恶的狂热宗教杀戮势力——某些西方人以为自1750年就已经灭绝了的东西——又卷土重来来了,而那些我们认为早已在1945年被埋葬在柏林城废墟之下的民族主义,偏见和种族主义势力也与之相结合并进一步得到了强化。

此外,2008年以来的经济增长状况一直令人极为沮丧,也没有什么理由去指望能在未来五年出现好转。由于全球体制无法催生不断增长的繁荣,导致在好年景时有助于遏制回荡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杀戮恶魔的信任和信心都遭到了损害。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悲观情绪在这段时期非常容易出现——也许是太容易了。事实上,热情和积极的逆向思维也准备就绪:如果我们不仅仅是以未来五年的眼光来看待全球经济增长,而是放长到未来30~60年,这幅图景将会更加光明。

原因很简单:自二战以来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大规模趋势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越来越多人接触到提高生产率的新技术,更多的人在从事互惠互利的贸易,而出生人口则在减少,从而纾缓了长久以来对所谓人口炸弹的担忧。

此外,创新虽然可能是自1880年代以来有所放缓,但却从未停止——尤其是在北半球。尽管战争和恐怖主义不断恐吓我们,我们却再也没有看到二十世纪那种标志性的大规模种族灭绝。

幸运的是这种大趋势很可能会持续下去,据宾大世界图表研究项目——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总结性信息的最佳数据来源——发布的数据,。平均实际(撇除通胀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显示1980年的世界比1950年提升了80%,而2010年又比1980年提升了80%,换句话说,我们的物质生活丰富程度较1950年提升了三倍。

全球物质生活的三倍提升可能听起来很多,但其实也是被低估了的。我们用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产量来衡量GDP,但却未合理计算那些存在但无法衡量的价值——例如那些社交媒体用户不花一分钱就享受到的服务所产生的巨大利益。

更重要的是我们正在生产一些通过使用价值而非市场价值来促进社会福祉的商品。有人会说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只要考虑到我们现在花大量时间与各类信息技术系统互动,而其中的收入流顶多只是一个与附加广告捆绑在一起的涓涓细流,就知道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宾大世界图表数据也允许我们按国家排序,因此我们可以看看占全球人口30%的中国和印度的情况。中国的人均实际GDP在1980年时比世界平均水平低60%,如今则高出25%。而1980年时的印度实际人均GDP低于世界平均水平70%以上,如今已经缩短了一半的差距。

这一进步是无可争议的;但是为了避免描画得过于美好,我们也应该考虑全球不平等状况,因为自1950年以来世界各国就没有显示出任何向着一个共有的繁荣水平靠拢的迹象。根据宾大全球图表的数据,1950年时有2/3的国家人均实际GDP高于或低于全球平均水平至少45%,差距幅度可以高达225%。到1980年该一差距已经扩大到至少33%,幅度达300%;如今则是28%和360%。

但总体来说当今世界经济的个人平均指标比1980年更加平等。这在某种程度上要归功于一系列强有力的领导者,比如中国的邓小平和印度的拉吉夫·甘地。但目前还没有更多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大国挺身而出实现飞跃发展,也很少有观察家相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度总理莫迪有能力继承前辈的发展轨迹。

事实上,如果世界经济没有更多的机会去加快技术转移,同时更多国家从高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持续成长为更稳定状态的发达经济体,那么长期、快速的发展的事例可能会成为历史。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虽然创新引擎本身可能真的会运行得更慢。但它仍然会继续运行,人们仍然会采用新技术,世界经济仍将增长。只要没发生恐怖主义核战争这类噩梦场景,你可以期望我的后继者们在2075年回顾往事,并欣喜地发现他们的世界也比我们今天要好上三倍。

在那之后的事情就更难预测了。如果我们不当即采取行动减缓和扭转全球温度变化趋势,气候变化将成为缠扰2080年后世界的幽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曾孙们就没什么需要感谢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