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pers pay for items

今天的经济好消息中蕴藏着危险

华盛顿—随着2018年的到来,全球经济形势向好。在过去六个月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官方机构的增长预测得到了私人预测的印证甚至被超越,并不断向上调整。但并非所有消息都是好消息。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诚然,很多积极信号让人感到乐观。欧元制造业区采购经理人指数在上个月创出历史新高,就连希腊经济也终于开始增长。在美国,增长有望超过IMF在10月份做出的2018年增长2.3%的预测。

在新兴市场,中国似乎已经去除了急剧减速风险;尽管中国经济不再能够实现两位数增长,但其日益扩大的规模意味着,从绝对量看,今天7%的年增长率也要超过过去的10%。至于土耳其,2017年三季度实现11%的增长。就连2016年出现负增长的巴西,也有望在2018年超过IMF所预测的1.5%的增长率。

随着实体经济的强势,股票价值——一度看上去与基本面脱离——也日益得到印证。《金融时报》证券交易全球指数在2017年上涨近22%——是2009年危机后反弹以来的最佳表现。

随着最近几年来的增长悲观论的式微,近几年中所出现过的一些警告也成为明日黄花。比如,西北大学的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认为美国经济一定会出现减速,因为今天的技术创新对增长的刺激作用不如过去那么大。哈佛大学的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因为提出世界有可能滑向“长期停滞”的观点而广受关注,他的理由是带来与合意储蓄相对应的合意投资所需要的利率为负值。

但是,尽管零下限不再是一个约束,仍然存在很多值得担忧的理由,其中之一与债务水平有关。发达经济体已不再需要保持非常规货币政策,名义利率将从近期的历史低点开始上升。高企的债务水平也将随之成为问题,可能导致无序去杠杆进而制约增长。尽管如此,在通胀低迷的情况下,没有理由认为利率会急剧上升,而渐进式货币政策正常化未必会给增长或通胀带来负面影响。

但在持续复苏之路上还有一直拦路虎:生产率的长期下降还没有得到逆转。相反,当前的繁荣似乎是需求推动,私人消费是第一推动力,尽管私人投资也终于开始起势。这些趋势甚至伴随着就业的稳步增长,这当然是积极信号,但无法永远保持。

从长期看,经济表现和潜在增长取决于供给侧,特别是生产率增长的复苏。技术乐观派说,技术将助推需要的进步,数字能力和及其在经济中的应用之间的时滞在缩短。但现在还没有基于证据的确定性判断技术乐观派还是戈登这样的悲观派胜出。双方都有令人信服的论据,不过我们自视为谨慎的技术乐观派。

真正没有争议的是各国内部的不平等性在迅速加剧。不同国家的不平等性各不相同,但几乎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不平等性加剧的情况,收入和财富日益向最顶层集中。随着新技术——不管它们能带来多少生产率的提高——不断增加技能溢价,不断将利润向前沿企业转意思,不断导致新的准垄断“赢家通吃”局面扩大到全球规模,这一趋势还将加速。

这就引出了今天增长繁荣中的最大危险。许多人相信高增长是国家解决政治和社会混乱局面的虚拟灵丹,包括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但如果高增长的收益被顶层5%或1%攫取,社会紧张必然会加剧。事实上,制定能逆转危险的政治趋势、促进更广泛共享的增长的政策将十分困难。

这并不是说我们束手无策。相反,制定解决方案应该成为重点事项,政策争论要集中在能够创造真正的包容型经济的手段上。

手段之一是普及平价品质教育,包括技能升级和再培训。鼓励竞争的发展和监管框架,以及阻止侵蚀税基的政策也有所助益。公共研究拨款应该让纳税人能够从可盈利的结果中获益。类似地,基础设施投资应该具有明确的权益相关目标。应该从两个方面遏制不平等性:确保税前收入以更加包容的形式增加,以及强化和平等化税收和转移支付的作用。

考虑到市场的全球性,许多政策都需要国际合作才能产生效果。与国际贸易、投资、竞争和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联系日益密切,全面解决它们的全球方针也变得至关重要。

如果不能实现更大的包容性——这是一个困难但可以实现的目标——将激发社会紧张,助长已经形成气候的民族主义,产生最终让所有人都受损的破坏。但今天的增长好消息有可能掩盖这一风险,因为它有可能削弱实现必要的变革的意愿,让经济只能仰仗涓滴效应。

http://prosyn.org/648KYz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