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驯服民粹主义份子

马德里——在众多西方民主国家,右翼民粹主义者在自封的对“体制精英”胜利的鼓舞下正在双倍下注,将很多民众问题的根源归结为全球化。对那些几十年来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甚至下滑的民众来说,即便政治领袖将自由贸易和资本流动奉为日臻繁荣的秘方,认为全球化损害很多人利益的观点仍颇具吸引力。因此我们必须正面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经济不满本身并不能催生反全球化情绪;即使低失业率和收入增长的国家也出现了民粹主义。但这样的不满提供了民粹主义领袖争取支持所需的内核,这些人惯用扭曲和夸张等手段来争取民众的支持。如果经济问题得不到改善,对上述领导人的支持率将继续上升,可能导致社会退回到不那么宽容——也不那么繁荣的——时代。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唐纳德·特朗普和马琳·勒庞等人在国内政治中获得立足点——更不要说领导机会——并非凭借他们自身之能。他们利用了民众的感情,很多民众认为在鼓吹全球化收益的同时坐视不平等上升到前所未有水平的政治阶层抛弃了他们。

可以肯定,全球化大幅抑制了国家不平等。但在国内,不平等现象却急剧上升。不仅亚洲的中产及上层阶级从全球化中得到了最大红利,同样获益匪浅的还有全世界1%的最高收入阶层。比如在美国,基尼系数(测量不平等的常见指标)从1990到2013年增长了5个百分点。尽管速度相对缓慢,但不平等现象在中国、印度和多数欧洲国家同样有所上升。

尽管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但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在发展中国家越来越显形。事实上,经济开放已经帮助发展中国家成百上千万民众实现脱贫,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因此认为全球化推动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个人收入革命。”

但很多发达国家民众认为全球化的问题恰恰在此。他们并不反对遥远的国家减少贫困。但如果他们认为中国人越来越富,而他们自己(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工资却在很大程度上陷入停滞状态,他们就不会接受全球化进程。如果本国社会最富裕的成员同样变得日渐富有,那么发动反体制叛乱的条件就日臻成熟。“不可信的精英”形象是民粹主义者的理想饲料,他们声称全球化赋予富人和权力阶层的金钱和权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但民粹主义者及其选民希望重建的那个自给自足、不受周边国家发展影响的平均主义世界却从未存在过。任何封闭经济——更不要说边界——的努力都将带来灾难性的失败后果。

遏制破坏性民粹主义浪潮不断高涨并防止滑向破坏性保护主义措施的唯一方法是重新联系沮丧的选民,并想方设法对民众切实的经济不满作出回应。国家政府的主要工作是保护构成民主体系支柱的社会平衡。领导人因此不必抗拒全球化,而应努力对其加以引导,以使其对民众的利益和福祉起到推动作用。

消除不平等的大胆举措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除旨在立即改善民众经济环境的权宜之计外,领导人还必须建立制度,以确保民众从长远看能够从全球化世界中收获繁荣。创造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外,国家当局必须相互接触以改善全球治理结构。近年来,现有全球治理结构的不足之处,特别是在税收和就业等方面,已经暴露得十分显著。下月将在中国举行的G20峰会议程包括探讨减少不平等现象的具体举措。但光是空谈还远远不够;领导人必须确保讨论能够转化为实际行动。

采取应对措施越快越好:机器人及人工智能应用进步所带来的劳动力市场转型只会加大未来解决不平等问题的难度。经合组织曾经警告手工和重复任务的自动化将主要影响那些不具备大学学历者——而已经对自身经济状况感到不满的同样是这些人。

接下来的一年,欧洲和美国将举行重要的全国选举活动。如果民粹主义获胜,将会危及很多重要的社会成功。因此,国家领导人立即证明他们有能力也有意愿解决不平等问题和在全球化中落后的民众的困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民粹主义的胜利将显示政治阶层真的辜负了自己的民众。英国脱欧公投的胜利应该已经惊醒了所有人幻想我们能在周围危险中得到保护的好梦。不可思议的事随时可能发生。民粹主义份子随时可能获胜。国家领袖是时候向外界证明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他们的关注。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