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o Images/Rapport/ Deon Raath

下届南非政府的经济议程

发自开普敦——二十年前,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试图将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指定为自己的接班人,却未能遂愿,直到今天非洲国民大会党党员将其选举为领导人。虽然拉马福萨还不是南非总统,但外界对此已寄予厚望,认为经济政策将在他的指导下走向新方向。那么拉马福萨该如何让这个熄火的非洲经济引擎恢复增长并确保社会进步呢?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自2008~09年经济衰退以来,南非经济在领导失误和信心下滑的拖累下陷入停滞。失业率爬升到27.7%,创13年来新高。今年的GDP增长0.7%,而2016年仅为0.3%。公共债务上升,人均实际家庭收入不见起色。不平等状况依旧极端,社会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尽管在2011年出台了《国家发展方略》,但对政策连贯性的必要承诺仍然难以落实。自从财政部长普拉文·戈尔丹(Pravin Gordhan)在3月份被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总统驱逐出内阁之后,商界和政府领导人之间合作强化关键改革并阻止信用评级下调的努力也就废弛了。

恶化的经济前景引出了不同的走向预测。一些人坚持必须先堵漏洞:整顿财政,缩小工会权力,放松市场管制。其他人则呼吁彻底改造:国家主导的工业化,免费高等教育,不设补偿的土地再分配。

虽然过去南非的政治争论也相当激烈,但强有力的领导层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参与使社会伙伴关系找到了共同点。到如今在公共和私营部门大规模腐败和欺诈行为被大幅曝光之后,关于改革的辩论已经变得浅薄而两极分化。由此造成的信任受损已经危及到了本已复杂艰巨的国家建设和经济复苏项目。

为了恢复政治和社会凝聚力,新的非国大领袖不仅要强化公共服务的道德原则,还得痛下决心制定经济决策以确保在实现包容性增长的同时避免弄巧成拙的财政恶化,而加速发展则需要出台一套非正统的政策组合以及在国家与市场之间的力量平衡方面实现重大转变。

创造更加劳动密集型的经济仍然是主要目标。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意味着人力资源动员效率低下,也是减少贫困和不平等的明显障碍。

南非将在明年出台一份法定最低工资标准,这将有助于保护大量弱势劳动者,并催生出比现行集体谈判协议和部门决定更为简明公平的结果。但正如前总统卡姆莱马·莫特兰特(Kgalema Motlanthe)主持的高级别小组最近所主张的那样,还需要一系列配套措施来支持年轻人和其他弱势求职者的就业。

当前作为暂时性雇主税收激励措施的年轻雇员补贴应扩大到所有注册在职的低薪雇员。这是马萨诸塞大学的萨姆·鲍尔斯(Sam Bowles)教授在20年前首先向南非劳动力市场委员会提出的,至今仍然是解决种族隔离制度结构性失业遗毒的最具说服力的,以市场为导向的选择。

此外还应扩大地方管理下的公共工程和社区就业方案,并遵照最低工资标准和基本工作条件执行。对家庭收入状况的援助应该双线推进:一方面是业已成熟的现金转移支付,另一方面是目前远远落后于需求的基本就业保证。

积极的劳动力市场干预和想定的公共就业服务应以公私伙伴关系的方式体现,而这种关系则构建于多项完善独立动议的成功实践基础之上。同样,技术和职业教育的规划,监督和筹资需要企业集团,国家政府和市政当局之间的有效合作。

除了这些体制改革之外,南非需要在城市,城市基础设施和住房方面加快投资。城市化是生产率增长和生活质量改善的强有力决定因素。南非的城市目前仍处于种族分割,空间效率低下的状况,大量民众仍然生活在非正式居住区,而这些地方往往跟用工地点相距甚远。

投资于改善住房,现代交通,通讯网络,工业中心和企业发展所需的政府税收体系需要得到强化,但目前来说也算是运行正常。南非的各个城市还是相当靠谱,拥有优秀的大学和实力雄厚的金融机构。而更大胆的城市规划,更具包容性的发展战略,更简化的业务流程将促进投资和增强自我维系型的增长动力。

扩大城市住房市场的供给势在必行,但获取农村土地和生计的渠道也很重要。莫特兰特高级别小组的建议包括加强非正式居住区和传统城市议会管理区的土地管理体系,促进农地的细分。最终令南非的农业部门可以通过加强既有商业经营者与新农民群体之间的伙伴关系来扩大就业并提升粮食安全。

能源和空运/铁路运输仍然由近乎垄断的国有企业所主导,而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正面临着成本迅速上涨的挑战。对此竞争和私人所有权的引入将有助于分担国家资产负债表中庞大且令人忧虑的短期债务。

另一个必要条件则是更迅速地推进贯穿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区域性经济合作——这也有利于南非及其邻国。当前非洲南部国家之间的金融,贸易和移民联系,以及水、交通,电力和通信网络共享都日益密切,但该地区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依旧匮乏,贸易促进合作薄弱,财税合作进展缓慢。可见非洲南部关税联盟的改革早该进行了。

但也许非国大新领导层所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将是扭转近年来国家面临的隐性种族统制,同时执掌大胆的改革。长期以来,私人投资和重大国家项目都被致力于推动黑人经济利益的误导性官僚行为以及令人费解且不切实际的公共管理规定所阻碍。

黑人社会经济的进步无疑是实现更迅速和广泛发展的核心因素。诚实和透明的财务管理当然也得有严格的规则和审计程序来保障。但南非需要动用一些政策工具去推动那些鼓励生产的活动和激励因素,而不是对投资或动议设置障碍。如果非国大的新领导层能开创经济机遇,同时结束那些只为自己谋私利的交易方式,那么信心和增长就将回归。

http://prosyn.org/pZpLGH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