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电子烟草的拖累

雷恩—20世纪70年代戒烟研究先驱迈克尔·罗素(Michael Russell)和穆雷·哈维克(Murray Jarvik)也许会欢迎电子香烟或“个人尼古丁蒸馏器”(personal nicotine vaporizer,PNV)的开发。这一新型尼古丁提供系统除了可以作为戒烟者的临时辅助手段,也可以成为烟草的长期替代品——让几乎完全消灭烟草消费成为可能。

我们早就知道,人们为尼古丁而吸烟,但死于烟雾。事实上,绝大部分烟草相关疾病和死亡是因为吸入了焦油颗粒和包括一氧化碳在内的有毒气体。尽管尼古丁替代疗法(NRT)帮助许多烟民戒了烟,但吸烟的习惯仍在众多国家无处不在。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以不可燃形式使用尼古丁——如无烟烟草或PNV——可以让数百万烟民大幅减少尼古丁消费现在给他们的健康带来的伤害。在瑞典,鼻烟(snus,一种无烟烟草产品,具有较低的致癌亚硝胺浓度)的广泛使用大幅降低了肺癌数量,目前瑞典的肺癌人数为世界最低之一。

消灭烟草消费的好处可谓无穷。正因如此,PNV应该积极推广以作为烟草产品的替代物,卫生当局、税收体系和反吸烟运动应该予以支持。

但是,目前所有这些都没有发生,这大部分是因为尼古丁被认为是一种高致瘾性有毒物质,因此,即使是烟民,在尝试NRT或PNV时也会犹豫不决。事实上,尼古丁成为反烟草运动的主要目标已有三十多年。

但尼古丁只是烟草依赖的原因之一。其他烟草烟雾中的物质——比如具有抗抑郁效果的单胺氧化酶抑制物——会加强烟草依赖,但它们在蒸馏尼古丁中是不存在的。这也许就是PNV使用者调查表明蒸馏形式尼古丁致瘾性较低的原因。

在现实中,按烟民或“蒸民”的吸入量计算,尼古丁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毒品,其效果与咖啡因差不多。此外,烟民和PNV使用者一口一口地吞云吐雾,可以非常精确地控制他们所消费的尼古丁剂量,几乎完全杜绝了过量吸入风险。

事实上,致命尼古丁剂量远远高于许多科学论文所宣称的30—60毫克。在审读了尼古丁中毒和尝试自杀的案例报告后,药物学家本恩德·梅耶(Bernd Mayer)发现人类尼古丁致死剂量必须要达到500—1000毫克吸收——不仅是摄入——尼古丁。中毒的首批症状之一是呕吐,并且消化道中70%的剩余尼古丁在到达其他器官之前已在肝脏中被新陈代谢,因此吸收那么多尼古丁并不是件容易事。

与吸烟相比,PNV的健康风险极小,其使用的真正障碍只有一个:烟民是否愿意改变。但是,即使在这个方面,PNV也取得了显著的成功,在过去几年中,PNV的使用呈现出指数增长之势。

在理想状态中,人们能够连同尼古丁一并戒除,但经验表明许多烟民无法——或不愿——放弃尼古丁,如果找不到安全且可接受的替代方案,他们会继续吸烟。如果烟民愿意接受PNV作为可行选择,高风险烟草使用就将是明日黄花。

目前,转变的烟民成为提倡转向PNV的领导力量,他们在互联网论坛和Facebook和Twitter��分享经验。他们在历史上第一次散播人们可以戒除吸烟又不失去尼古丁带来的乐趣的消息。

与此同时,卫生当局和政府采取了基于恐惧(fear-based)方针,忙不迭地监管——乃至禁止——PNV。欧盟的烟草产品指令(Tobacco Products Directive)和英国的药品和健康产品监管局(Medicines and Healthcare Products Regulatory Agency)计划对PNV的销售和使用采取基于药品立法的严格将官,尽管这一产品既非烟草,也不是医疗产品。沈志弈世界卫生组织也发布报告,表示严重关注电子尼古丁提供系统的营销和使用。

这些反对措施不是基于科学证据。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科学文献证明使用PNV比吸烟安全得多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1月,一群科学家(包括我)致信欧盟委员会,恳请实施基于证据的适度监管,以使PNV用户了解这种产品和适合他们的剂量。

罗素曾说,“是尼古丁令人难以摆脱,而不是烟草。”他是对的。另一方面,是烟草烟雾而不是尼古丁致人死亡。这意味着PNV是理想的解决方案。卫生当局应该认真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