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ROLAND/AFP/Getty Images

是时候为欧洲央行松绑了

发自苏黎世——欧洲央行最近宣布将在今年12月结束资产购买,这显示出它对自身实现价格稳定的能力充满信心。但那些认为价格稳定应该成为欧洲央行单一且压倒一切的政策目标的人或许会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尤其是在否定政策制定者所急需的灵活性的情况下。

欧洲央行将价格稳定定义为通胀“在中期内低于但接近2%。”这甚至比德国央行在引入欧元之前那段光辉历史中所取得的通胀率还低一点,又实际上比全部其他央行所追求的目标更为严苛。对于一些鱼与熊掌都想兼得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件美事。

无可否认,在全球金融危机和采用量化宽松政策期间——当时通胀率远低于2%——欧洲央行的这一价格稳定定义毫无问题。对那些认为货币政策过度从紧的人来说,欧洲央行采取的任何可能将通胀推向目标区间的做法都是正确的。

但对于那些支持欧洲央行“以稳定为导向的货币政策”(这个词暗示其他人无视货币不稳定风险)的人来说,价格稳定目标显然已经变得过于局限。从他们的角度看来,尽管欧元区的通胀率过低,但资产购买行为从来都不应该发生,而且早在很久以前就该提高利率了。

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持这种观点的人都会非常支持欧洲央行的强硬价格稳定目标。他们会声称低利率会引发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日益尖锐的金融稳定风险。这或许是真的,然而它忽略了过早提高利率也会加剧金融不稳定的事实。无论如何,这个论点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欧洲央行所接受的政治授权本身就排除了任何可能与价格稳定相冲突的加息行为。

当然,那些支持更高利率的人会反驳说1%甚至更低的通胀实际上也“接近”2%,意味着价格稳定已经实现,货币政策也可以随之收紧了。换句话说,他们并不认为“接近2%”应该是处于1.7~1.9%的范围内。但这个论点是有害无益的。持续维持低于债务人预期水平的通胀会最终转化为较高的实际利率,这反过来又可能引发贷款者(包括抵押人,企业和政府)的违约。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而低于通胀目标也很危险的,因为通胀预期和利率将随着时间而下跌,这使得欧洲央行更有可能在下一次经济衰退时将利率调至零下限。此外它还增加了使资产购买再次成为必要的可能性。

那些支持收紧政策的人也会注意到对于储蓄者,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来说低利率是有问题的,因为它们投资组合中的股票比例通常较低。但欧洲央行的政治授权也并没有说货币政策必须照顾到储户或金融业的利益。

实际看来,最初旨在保护欧元区免受意大利式通胀影响的欧洲央行价格稳定目标最终使其免受了德国主导型通缩的影响。但虽然欧洲央行的政治授权迫使它不时会做些正确的事情,却并不意味着我们将来也会如此幸运。

全球金融危机要求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应对那些制定其政治授权的人所几乎无法想象的状况。但事实上事情往往无法如预期般推进,而这也正是为何在制定央行的目标时应该为政策制定者在极端事件发生时留出灵活性——或者是违反规则的高度抽象性许可。如果不这样的话,政策制定者就会变得比理想状况下更为低效。

由于欧洲央行在价格稳定方面的政治授权是由《欧洲联盟运作条约》固定为法律,因此只有条约修正案才能对其做出改变。但是“低于但接近2%”这个短语是欧洲央行自己的发明,因此只需大笔一挥就能进行修改。

因此,欧洲央行应考虑两项改动。首先,它应该摆脱“接近”这个词所固有的模糊性,通过设定一个目标来向公众——以及各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明确其货币政策目标。无论该目标是1.8%、2%还是某个范围都不太重要。

其次,欧洲央行必须澄清金融稳定性和商业状况是如何影响其政策决策的。许多人认为通过精确定义“中期”来延长政策范围将使决策者有空间去暂时追求其他目标。毕竟金融危机和深度衰退都是通缩式的,因此也会危及价格稳定。

随着欧洲央行最终退出上次危机,现在正是思考它已经(或应该)学到什么教训的好时机。 欧洲央行也应未雨绸缪,为下一次经济衰退早做准备。

http://prosyn.org/G5AwAXo/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