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翻过埃博拉这一页

华盛顿—去年始于马诺河联盟(Mano River Union)四国之三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埃博拉是该疾病自1976年在中非首次确诊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埃博拉的影响是灾难性的,我们三国的在数十年冲突和动荡后所取得的重大社会经济进步岌岌可危。

到目前为止,该地区报告25,791起病例,其中死亡病例10,689起——几乎是此前各次埃博拉爆发死亡人数的总和。2014年,我们三国预计增长率为4.5%—11.3%。如今,预测值以下调到2.2%或以下。如果没有遏制措施,衰退将是难以避免的。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埃博拉的不受控蔓延暴露出我们的国民医疗体系的缺陷,也暴露出地区和全球机构协作和有效响应能力不足。简言之,我们对于这种规模的大爆发应对准备不足,更不用说预防了。

我们对于埃博拉影响地区因此丧生的数千条生命有着集体责任。如今,感谢机构改善和适应,我们距离战胜埃博拉又近了一步。尽管埃博拉在该地区尚未得到遏制和根除,但其传播已经放慢;现在,我们必须开始恢复计划,而这必须包括强化保护我们的人民的生命和未来的国家、地区和国际体系。

作为三个受影响国的总统,2月份我们三人在几内亚科纳克里(Conakry)举行了会晤。我们与科特迪瓦一道采取了一项共同战略消灭埃博拉和疫后经济社会恢复。这次会晤后,3月初布鲁塞尔举行了出资人会议,两周后,塞拉利昂弗里敦(Freetown)又举行了协调我们的技术委员会的会议。我们将在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继续这方面的努力。

我们决心通过交换信息、共享技术专业知识、建立创新性普��型社区医疗体系、加强公共教育战略等手段根除埃博拉,包括家庭可以共享的措施,如用水、环境卫生和预防卫生(WASH)标准。惟其如此,私人部门投资——就业和稳定生活的引擎——才会开始恢复。

埃博拉病毒的传播因为我们三国的共同历史和文化变得更加方便——疾病轻易地跨境传播,迅速地从偏远农村地区向城市中心地区蔓延。不幸的是,埃博拉迫使我们关闭部分边境,这阻止了人们与亲人的接触和获得看护。

我们希望我们的基础设施、卫生政策和经济优势能够通过鼓励合作和就业创造的联系——社区支持系统和发展走廊——惠及各国人民。我们也呼吁我们的国际伙伴支持共同经济刺激计划,并以可以强化增长、增加就业的务实方案为重点。

对我们的恢复措施来说,四个要素至关重要。首先是建立恢复力强的公共卫生体系,而这需要训练有素的社区卫生工作者以扩大农村地区覆盖面。这还需要每个国家建立全国性供水和环境卫生计划和设施良好的传染病控制中心。

其次,我们需要以基础设施为重点,特别是道路和电力和通讯网络。我们呼吁非洲开发银行成立一个基础设施基金、扩展2013年启动的马诺河计划(Mano River Initiative),以深化地区一体化为目标。我们还呼吁我们的伙伴国要认识到,最初以十年为着眼点的项目必须尽快实施。

第三,我们需要通过鼓励私人部门的信心支持经济复苏。私人部门信心因为该地区成本上升而大受打击。具体而言,该地区可以从地方企业家补贴、外国投资者优惠融资和贷款、政府预算支持等措施中获益。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最后,按照非洲委员会(Commission for Africa)、联合国和非洲联盟的建议,我们呼吁完全豁免我们的外债。这将使我们能够恢复财政灵活性,从而让我们能够共同出资重建我们的卫生体系。

我们敦促我们的国际伙伴以与帮助我们对抗埃博拉病毒同样的合作精神、同样的紧迫感支持我们的经济复苏。齐心协力的我们能够建立比埃博拉疫情爆发前更加强大的医疗体系、基础设施和地区机构。齐心协力的我们能够为我们的人民留下持续的卫生和进步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