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线抗击埃博拉病毒

巴黎——从欧美媒体对西非埃博拉疫情的报导上,人们可能认为受影响国家的状况正在逐步改善。但虽然疫情已不再占据头版头条,但病毒离完全控制还相去甚远。相反 ,埃博拉疫情依然对全球健康构成严重的威胁。

不久前我随法国总统奥朗德出访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之后访问了林区的马森塔,那里的农村临近疫情最初的爆发地。在上述两地我亲眼目睹了病毒的破坏性影响:痛苦、恐惧、绝望、最后以死亡结束。就连琐碎小事也被赋予了特殊的涵义:这个地区的民众都不敢握手。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真相是埃博拉病毒继续传播——并且以很快的速度。诚然,病毒在利比亚已经得到控制——但也仅限于利比亚,并且就连在那里,也无法确保疫情不再次发生。

埃博拉传播的方式与我们之前目睹的不同。埃博拉不具备流感那样的传播速度,这一特点曾经限制了疫情的规模,使疫情主要集中在农村地区。但此次病毒已经来到了城镇和城市,这大大增加了病毒的危险性。密集的人口为一切病毒传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更不用说这次的埃博拉疫情。西非普遍贫困、医疗资源稀缺、城市拥挤等危险组合带来的打击可能具有毁灭性。

据报道今年有近 7,500人死于埃博拉,超过 16,000人遭到感染。这些还只是大概的数据,虽然上述信息大致反映了疫情状况及对策的有效性,官方警告这些可能远低于真正的数据。

健康是一项全球性的公益事业。在多数国家,宪法或法律保障公民拥有健康权。世卫组织定义健康权包括“能及时得到有一定质量、可以接受且负担得起的医疗救治。”但一旦涉及埃博拉,几乎没有任何国家能做出这样的保证。

从道德角度看,国际社会有责任利用掌握的机构、权威、财力雄厚的企业和个人——还有知识和财富——为阻止埃博拉病毒传播采取必要的措施。即便从自利的角度必要性也同样强烈。如果病毒得不到迅速控制,所有人——所有国家——都将会处在危险之中。

好消息是埃博拉病毒可以得到遏制。最终也可以彻底根除。但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以了解和诊断病毒为前提。必须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并提供有效的治疗方式。

虽然现在还没有经临床验证的治疗埃博拉的疫苗,但这种状况可能很快发生改变。今年3月埃博拉病毒爆发后,一家独立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巴斯德研究所一直致力于了解这种病毒并研究治疗方案。我们的研究人员通过追踪病毒传播了解疫情变化,我们正努力协助当地科研和医务人员开展抗击病毒的斗争。我们预期2015年将有两种疫苗制剂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巴斯德研究所的 埃博拉工作组在西非和法国的实验室抗击埃博拉病毒,研究病毒及其传播方式,以求千方百计找到阻止疫情传播和预防新疫情爆发的解决方案。巴斯德研究所携手世卫组织和无国界医生组织、红十字会及红新月会等非政府组织,为抗击病毒及其起源做出自己的贡献。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世界各国承诺给予财政和其他支持以解决人们最担心的问题:为受灾民众和社区提供援助。很多国家已经参与研究埃博拉病毒的成因、传播途径和治疗手段。我们已经成立国际“自愿联盟”,呼吁所有国家、相关机构、企业和有能力的个人积极加入。如果共同努力,我们迟早能看到消灭埃博拉的一天。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