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埃博拉在美国

纽约——直到托马斯·埃里克·邓肯将埃博拉病毒带回美国前,这种疾病被视为在贫困非洲和胆敢付非工作的志愿者中传播的异国瘟疫而基本不受重视。而两名负责照顾邓肯的护士感染病毒——可能因为违反了几项医疗规定——导致人们不得不认真审视美国是否为可能的疫情爆发做好了准备。美国总统奥巴马甚至在上周宣布任命“埃博拉沙皇”来负责管理病毒在美国的检测、隔离和控制。

医疗和公共卫生专家一直在向公众保证没有理由产生恐慌情绪。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其他医疗卫生机构一直在幕后工作,煞费苦心地跟踪任何曾与邓肯接触者并对可能的传播者进行隔离。人们想当然地以为由于美国医疗系统的实力雄厚,病毒在美国传播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强有力的卫生部门并非理所当然。事实上,过去10年来,政府削减了几家顶级医疗卫生机构的预算,其中包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以及州和地方的卫生部门。比方说从2005到2012年,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失去了17%的资金支持,不久前有官员称划拨给埃博拉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预算比2003年减少了10亿美元。

州和地方一级所面临的挑战可能更为严峻。2011年约23%的地方卫生部门反映公共卫生应急计划数量锐减甚至消失。还有15%反映2012年也有过类似的削减开支。仅2014年一年,连接地区医院与地方医疗卫生部门、为潜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做准备的医院应急计划就蒙受了1亿美元的预算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