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埃博拉和不平等性

纽约—埃博拉危机再次提醒我们全球化的弊端。不仅好东西——如社会正义和性别平等原则——比以前更加容易跨国传播;环境问题和疾病等恶劣影响也是如此。

埃博拉危机还提醒我们政府和公民社会的重要性。我们不会转向私人部门以求控制埃博拉这样的疾病的传播。反之,我们会转向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无国界医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该组织的医生和护士们以身犯险拯救全世界贫穷国家的人)等机构。

即使是欲铲除政府机构而后快的狂热右翼,在面临埃博拉这样的危机时也会转向机构。政府在解决这些危机方面也许做得并不完美,但它们之所以不能做到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出色,一个原因是我们没有为国家和全球层面的相关机构提供充足的资金。

埃博拉危机的教训不仅于此。埃博拉在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传播得如此迅速,一个原因是这两个国家都饱受战争蹂躏,很大一部分人口营养不良,医疗体系也被摧毁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