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埃博拉与创新

波士顿—在仍在肆虐的埃博拉危机中,损失的不仅仅是生命。在关于如何对抗这一病毒的最新讨论中,科学和医学的系统严密性不敌夸张的政治和公共歇斯底里。诚然,用了解情况、数据驱动的公共政策管理当前的大爆发仍必须成为最高优先项。但同样重要的是评估这场传染病的教训并确保我们做好准备抗击其他疾病的出现。

我们必须从最近的埃博拉大爆发中汲取两大教训。首先,与一种疾病的斗争绝不能以牺牲整体医疗体系的强度为代价。医疗体系分散的国家也许可以在非政府组织和外国政府的帮助下处理某些小病,但当面临意料之外的新疾病的爆发时,可能出现非常危险的毫无准备的情况。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比如,在利比里亚,五岁以下儿童疟疾患病率从2005年的66%下降到了2011年的32%以下。尽管如此,当今年早些时候埃博拉病毒从相邻的几内亚进入利比里亚时,该国的卫生基础设施马上就被摧毁。2,000多利比里亚人因埃博拉丧生,并且埃博拉至今仍在肆虐。类似地,除非提高整体医疗体系水平,否则在某些领域——比如对抗埃博拉——表现出色的其他国家也仍可能面临巨大的伤亡数字和长期经济动乱。

埃博拉所带来的第二个教训是我们在开发新方法和技术对抗埃博拉病毒和其他类似疾病方面存在巨大缺口。我们的政策和方法常常是响应式的,而非前瞻性的。结果,一线医护人员很难找到平价易用的保护性设备和迅速、可靠、鲁棒、高性价比的现场检测。公共和非盈利部门应该支持不仅关注解决眼下的问题、还能应对潜在未来挑战的创新。

美国国际开发署(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白宫科学与技术办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以及国防部宣布埃博拉为“重大发展挑战”并启动了支持务实、高性价比的治疗和预防方法的计划。这是迈向正确方向的重要一步,但这些措施要想起到很大作用,应该在爆发前很久就开始。在可进行田野实验前,新技术需要时间检验,而对于任何新发明,扩展到大规模生产也是重大挑战。

埃博拉危机表明,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发展我们在最基础层面的创新能力。正如发展中世界的医疗体系需要强化,我们也需要建设我们在类似挑战出现时开发新解决办法的能力。

工学院常常不能授予学生关于发达世界之外的人所面临的挑战的知识和理解。医学生和公共卫生教授有时会在疾病负担沉重的地方从事研究或参加研讨班;但工程师和技术专家获得类似机会的情况甚少。结果,天才科学家和工程师常常完全没有意识到需要解决的问题,即使是被动员起来这样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也无法将他们受到的训练应用于新出现的威胁。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开发技术需要时间和努力。除了在理工科推广对全球挑战的认识、为学生提供从现场开始解决问题的机会外,我们还需要建立培养和维持推动这一过程前进的机制。我们需要建立不会因为爆发被控制住就马上被撤销的研究项目,这能够极大地丰富我们更好地管理下一次传染病暴发的办法。

在面临下一场埃博拉式的挑战时,我们的应对能力取决于地方机构的强度和我们开发正确的斗争工具的能力。我们现在所采取的步骤可能挽救无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