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ee42_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_taiwanstockmarketeconomy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东亚经济体应如何防范日本化

发自纽约——在1月初举行的美国经济协会年会上,美联储前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欧洲央行前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以及一众知名经济学家都警告称西方经济体存在陷入“日本化”的风险——也就是低增长,低通胀和近乎无尽的低利率。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一说不清道不明的困局似乎也在威胁着东亚地区。

曾经人称“亚洲四小龙”的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都面临增长缓慢和通货紧缩的压力。在过去的2019年香港经济萎缩了1.2%,而其他三个国家和地区也仅实现了些许增长:新加坡增长率为0.6%,韩国和台湾分别是约2%,同时这三地的通胀率约为0.6%。东亚经济体受到了因主要工业化国家和中国增长放缓导致的外部需求疲弱以及国内结构性和供应因素的影响,此外它们的增长潜力也在下滑。

从经济和人口构成角度看,这些东亚国家和地区似乎都追随日本的脚步。首先,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趋势最为严峻的社会,其总人口中有28%为65岁或以上(1994年时为14%)。如今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处于同一年龄段的人口比例平均约为14%,并且预计会在未来几十年内迅速增加。不断萎缩的劳动力数量将反过来扭转以往支撑该地区强劲增长的人口红利。比如韩国就预计2020年至2040年间年均GDP增长将比目前低约一个百分点。

此外,正如近几十年的日本一样,四个东亚经济体的生产率增长也在放缓。它们的出口行业受到来自中国低成本企业的激烈竞争,而服务业生产率低下则阻碍了整体生产率的提升。鉴于这些经济体本身已位于高科技前沿,因此它们可能会发现未来新技术的开发将变得更为困难。

而东亚政策制定者对这些挑战的应对措施则极为关键。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日本银行在30年前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的畏手畏脚加剧了经济困境,并导致了随后数十年的迷失。有鉴于此,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就积极降息并注入了大量流动资金——首相安倍晋三执政期间的日本央行也是如此。

在美国经济协会年会的演讲中,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对央行使用量化宽松和前瞻性指导等新政策工具提供进一步经济刺激措施的能力充满信心,然而许多经济学家却对此表示怀疑。正如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所指出的那样,尽管实施了大规模的货币扩张,但各主要央行仍未能实现其通胀目标。与此同时由于利率已处于创纪录的低位,也很难通过进一步大幅度降息来解决下一次危机。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此外,仅靠货币宽松无法消除重大的结构性经济缺陷。比如萨默斯认为工业化经济体的过度储蓄和低投资可能导致“长期停滞”。穆罕默德·埃里安(Mohamed El-Erian)则强调“结构性通货紧缩成因”,诸如老龄化,不平等加剧以及对相关机构的信任流失,而经济学家罗伯特·J·戈登(Robert J. Gordon)等人都重点提到了生产率增长放缓的问题。

考虑到东亚经济体所存在的严重结构性问题,它们无法仅凭放松货币政策来避免日本化。事实上长远来看这种措施甚至弊大于利。尽管这些经济体并未像日本那样经历过资产泡沫崩溃,但是持续的货币宽松可能会带来这类似风险。在过去一年中香港金融管理局和韩国银行多次调低政策利率,最终分别降至2%和1.25%。新加坡和台湾的基准利率也维持低位,分别为1.64%和1.375%。正如日本经验所表明的那样,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可以使经济保持稳定,但会造就资产价格泡沫以及许多僵尸企业。

如果要避免日本化,东亚四个经济体应采取一套全面政策来克服其结构性弱点。首先,政府应该在提高生产力的基础设施,技术和教育上加大投入以促进潜在增长。这种针对生产部门的公共投资可以弥补疲软的私人需求并扩大供应能力。各国政府可以通过发行低利率债券来为增加支出融资,但必须避免过度积累公共债务——尤其要控制外债比例。在本国货币并非国际储备货币的情况下,过多债务很可能引发违约和外汇危机。

其二,东亚各经济体政府必须解决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减少的问题,应当鼓励更多妇女和老年人进入劳动力,通过终身教育和技能培训来提高工人生产率,并允许积极的移民流入;扩大获取托儿服务渠道并提供灵活工作安排将有助于提高生育率;还必须解决金融部门和监管政策的低效率问题以提高生产率的增长。

最后,东亚各经济体政府必须将焦点放在提高经济和社会平等以及增强公众对机构的信任上。尽管日本经济长期停滞不前,但其社会仍保持和谐稳定,也因此为寻求稳定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在东亚地区,因此增长疲软而导致的经济不平等加剧正在侵蚀公众对政治制度的信心——去年席卷香港和韩国的内乱就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没有公众的强烈信任和信心,下一场经济灾难——无论是日本式的放缓还是另一场金融危机——都可能难以克服。

陷入日本化的风险显而易见,而且不仅存在于西欧。面对这种威胁,东亚那些日已年迈的小龙们必须采取紧急步骤以恢复自身活力。

https://prosyn.org/Cpg3w8O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