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GettyImages-1178756873 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东亚的政治脆弱性

发自首尔—民众的不满情绪正在加剧整个拉丁美洲的抗议和瘫痪。如果东亚地区对此掉以轻心,就可能步其后尘。

在厄瓜多尔,反对紧缩措施(包括削减燃料补贴)的抗议迫使总统莱宁·莫雷诺(Lenín Moreno)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在智利,仅仅是圣地亚哥地铁票价的适度上涨就引发了大规模游行示威,而后迅速演变成对教育和养老金体系中不平等和薄弱环节的抗议。

在阿根廷,民众用选票表达了经济上的沮丧情绪,选出了奉行佩隆主义的总统候选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而玻利维亚的选举路径则遭到了破坏: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违宪竞逐第四次任期,冒着选举舞弊的普遍指责宣布获胜,然后在经历数周抗议后宣布辞职。

尽管细节各异,但所有这些运动都有一个共同点:人们认为政府已经不再服务于普通民众了。正如达伦·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和詹姆斯·A·罗宾逊(James A. Robinson)所观察到的那样,许多拉丁美洲经济体所依赖的压榨性制度只保护那些富人和精英的利益。整个地区的不平等现象一直在加剧,也没理由期望那些偏爱特权者的政治权力架构能解决这一问题。在经历了多年的经济停滞甚至危机之后,公众的耐心已经极其薄弱。

无可否认,近几十年来有许多拉美领导人打着实现公平竞争的旗号登上了大位。他们的干预措施——包括收入再分配、财政和货币扩张、贸易保护主义,歧视性法规以及资本管制——确实带来了一些短期利益,特别是对穷人而言。

但是上述措施经常受困于民粹主义,最终导致弊大于利。这些领导人依靠大宗商品收入为其社会计划提供资金,但却未能实现经济多元化或改善经济基础。过度的财政和货币扩张使这些经济体变得不稳定。经常账户赤字增加,频繁引发外汇危机。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社会两极分化,体制不健全和经济基础薄弱三管齐下,使得即使是心怀改革意识的政府也难以摆脱短期主义陷阱去为长期发展奠定基础。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动的快速经济开放和金融自由化这类“新自由主义”改革反而使得经济体更易遭受外部冲击。

在此委内瑞拉算是一个绝佳范例。从1999年到2013年,民粹主义者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利用该国因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而日益丰厚的石油收入来资助大规模福利计划,而不是将其投资于新兴产业。而他钦点的继任者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也试图追随他的脚步。但在2014年全球油价暴跌后国家财政赤字飙升,随后的货币扩张政策又加剧了恶性通胀,使数百万委内瑞拉人无法负担食品和药品等基本商品。该国如今已陷入了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导致超过400万人逃往别国。

阿根廷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贝隆主义者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于2007年上任后便利用大宗商品出口收入来扩大福利支出和公共部门就业,从而增大了经济遭遇外部冲击时的脆弱性。结果当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于2015年接任时经济陷入困境,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渠道也变得极其有限。但由于必要的改革会带来一些短期成本,最终遭到了选民的拒绝。马克里未能攻克这种阻力,也尚不清楚刚刚宣布赢得大选的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能有更好的表现——须知他的副总统人选恰恰就是基什内尔。

东亚经济体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避免了许多此类错误,实施了精心设计的经济发展计划以提升出口竞争力和技术进步。在整个过程中强大且具备包容性的体制确保了市场的有效运作,支撑起了良好的宏观经济管理并维护了法治。

因此东亚经济体实现了“平等增长”,使之从中等收入国家跃升为高收入国家。1970年时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的人均收入都低于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的人均收入,而今则高出许多。

但是东亚决不能低估自身爆发政治危机的可能性。在最近几十年中该地区的长期增长潜力有所下降,收入分配状况恶化——民众至少将这一趋势部分归咎于其政治领导人。不出意外,民粹主义也正在抬头

在韩国,总统文在寅政府正在推行多项包括大幅提高最低工资和社会福利支出的政策。但正如拉美经验已充分表明的那样,尽管财政转移支付可能有助于支撑疲软的经济并补强社会安全网,但非生产性支出的迅速增加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削弱国家经济基础。

而近六个月来日益陷入暴力抗议漩涡的香港则有所不同。在此抗议者的愤怒指向中国的中央政府,认为中央违反了定义该地与大陆关系的“一国两制”框架。但导致民众普遍沮丧的关键因素——例如加剧了不平等的高涨房价——却和其他地方相一致。

为避免拉美式的政治危机,东亚各国政府必须确保其经济政策能支持公平增长。其优先事项应包括提高生产力,增强出口竞争力,鼓励技术进步,培育内需和服务业,建立健全的社会安全网以及实施财富重新分配的税收和转移支付政策。

此外财政可持续性也至关重要。尽管经济停滞状况需要财政扩张来缓解,但政府在花钱时必须经打细算。这意味着要通过增厚人力资本和巩固社会基础设施来投资于长期增长潜力,而非着眼于福利支出的不可持续增长。

最后,东亚必须确保其政治领导人能负责任行事。为此,各国应继续强化其体制(包括独立的司法机构),保护自由和独立的媒体并培育一个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

东亚地区在远见型决策方面具有非常悠久的传统。在这个经济,政治和社会挑战日益严峻的时代,对这一传统的坚持也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

https://prosyn.org/2y15hG9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