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欧元区:早解体,早解脱?

纽约——欧元区能不能救得活,眼下还是个未知数。可是,如果解体最终无法避免,只是被延后了,那又会怎样?如果是这样的话,将不可避免的事情一拖再拖,只会把结局搞得更糟——糟得多。

德国日渐意识到,若要让欧元区边缘国家通过财政瘦身和对内贬值,而不是债务重组和退出货币联盟(并重新启用大幅贬值的本国货币)来重振经济增长、出口竞争力和债务可持续性,所花费的成本将达数万亿欧元。说真的,光是帮跨国乃至国内投资者出逃,就需要巨量官方融资。随着投资者收窄其在欧元区边缘国家国债、银行和企业证券上的敞口,流量和存量的不平衡都需要融资。整个调整过程将持续多年,一直到政策公信力重建起来为止,资本外逃不会停止,从而要求大量的官方融资覆盖相关缺口。

直到最近,这种官方融资都还是由财政当局(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以及很快将要接手的欧洲稳定机制ESM)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但最近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官方融资来自欧洲央行(ECB)——首先通过购买债券,其次通过向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并由此在欧元区TARGET2清算系统内积累其收支平衡。由于德国和其他国家存在政治掣肘,方案了进一步强化建立在财政基础上的防火墙,ECB目前计划(通过购买债券)向西班牙和意大利提供新一轮大规模融资。

由此看来,德国和欧元区核心国家已慢慢地把向欧元区危机成员国提供官方融资的使命外包给了ECB。如果意大利和西班牙只是周转不灵而不是资不抵债,而大规模融资又给它们提供了足够的时间去进行财政瘦身和经济改革,以重振债务可持续性、出口竞争力和经济增长,那么现行的战略将会奏效,欧元区就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