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学前秘诀

伯克利—高质量早教是为数极少的能让社会各阶层和政治各派别联合起来的问题之一。但关于早教的好处——包括对儿童和对社会——的共识并没有带来供给和资金。好消息是,随着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新模式的实施,我们正在获得关于如何制定、融资和扩大未来早教项目的经验。

要理解这些模式试图实现什么,一个有用的办法是考虑它们所基于的科学。证据日益清楚地表明出生最初几年是大脑发育的关键,在零到三岁,每秒钟都会发生700—1,000次神经连接。幼儿在此期间听到的词汇数量对于其未来智力能力有着巨大的影响。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职业父母的儿童和工人阶级的儿童所听到的词汇数量之间存在重大差异——在美国可达每年三百万之巨。高收入家庭平均每个儿童拥有12本书,而一大半低收入儿童日间托儿所一本书都没有。

一些项目有助于拉平差距。比如,美国有一个叫做First 5 California的计划,出资支持为父母、祖父母、育儿者和教师提供关于他们在孩子五岁前所扮演的关键作用的教育。

但儿童在家中学到什么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尽管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证据表明,儿童也需要学校。在经合组织,接受学前教育一年或以上的学生比未接受学前教育的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中的得分显著更高(30分)。事实上,长期研究表明早期儿童教育能够提高成年后收入1.3—3.5%。

除此之外,早期入学也为家长提供了工作机会——特别是母亲,因此,毫不奇怪早教投资能带来巨大的长期经济和财务收益。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的数据,早教投资带来非常诱人的回报,即使桶其他阶段的教育投资相比仍然如此。

这些数据刺激了一阵改善早教的计划。2014年,英国扩大了年收入不到16,190英镑的家庭的公共支持,以使两岁儿童能够接受每年38周、每周15小时的的教育。如今,近四分之三的两岁儿童进入学前班,他们的母亲也因此获得了工作或学习机会。

但在追求早教投资方面,公共部门并不是唯一的实践者。商业领袖也已经参与进来,他们的动力来自对教育无法跟进变化的经济的要求的担忧。比如,在田纳西州,商业领袖是第一批投资于早教的人之一。他们的经验强化了一种必要性,即不但要让更多的孩子入学,还要注重提供治理良好、有学生家庭参与、与后续学校教育相联系的高质量教育。

连接公共和私人项目的努力也已经出现。沃伦·巴菲特的女儿苏珊·巴菲特成立了早期成功联盟(Alliance for Early Success),该机构聚集了众多相关利益方,鼓励带来八岁前儿童健康、学习和经济结果改善的投资和政策。

教育和健康之间的联系决���了其他项目。加利福尼亚州的零到五岁委员会(First 5 Commission,用烟草税收入提供资金)激励儿科医生——父母和倾向于信任的群体——帮助父母理解以改善孩子健康和认知发育的方式与孩子互动的重要性。

市政层面也实施了一些重要计划。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将早教列为投资重点。在这个共和党主导州的民主党领导的城市,两党一致——归功于前市长朱利安·卡斯特罗(Julián Castro)和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的努力——至关重要。

纽约市的早教项目也许是美国规模最大的,65,000儿童进入学前班,每年耗费超3亿美元。教育质量也得到了强调,每个公开招聘的教师岗位有三位合格候选人选竞争。但批评者认为该项目有一个缺陷:较贫困社区儿童入学率很低。由于弱势儿童从早教中受益最大,因此这是一个严重缺陷。

犹他州正在正面解决低收入儿童入学的挑战。它实施了美国首个成功后付费契约(也称为社会契约债券)以改善高需求社区的早教情况。高盛公司和普利兹克基金会(J.B. Pritzker Foundation)提供了700美元投资为该项目融资;它们的投资将用未来储蓄偿还。该项目的早期结果非常出色,因此得到了迅速扩大以容纳更多儿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加利福尼亚州圣马提奥县(San Mateo County)的Big Lift是如今美国实施的目标更宏大的计划之一,它致力于确保该县所有儿童于都水平达到三年级(目前为43%)。该项目注重于建设早教容量和改善对最需要帮助的儿童的支持。Big Lift由一个县领导人组成的广泛联盟发起,资金来源包括县消费税、联邦拨款和慈善机构,目前已筹资2,800万美元,超过200个参与。

显然,改善早教供给的模式并不少。早教具有显而易见的经济好处——更不用说公民高涨的早教投资意愿了——现在必须把目标定在找到有效方式并根据不同环境进行调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