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eichengreen132_Ramin TalaieCorbis via Getty Images_william c dudley Ramin Talaie/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达德利做的对吗?

夏威夷哈纳莱伊 - 刚刚卸任的前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达德利(William Dudley)最近捅了马蜂窝,他要求美联储考虑其政策对2020年总统大选的影响。实际上,达德利之前担任的公职很重要,他要观察美联储的政策对政治的影响,有时候还需给出对美国发展进程的深刻启示。但这不意味着他的建议都是准确的。

达德利的思路十分直接。如果美联储为响应唐纳德 • 特朗普 (Donald Trump)的具有破坏性的贸易政策而降息的话,特朗普可能会受到鼓励,以后采取更多这样的手段。特朗普相信美国和中国会一直在贸易战中僵持,至死方休。但是他也承认美国股市因他的关税威胁反应消极,贸易相关的不确定性削弱了经济增长,他再次当选的机会也因此受到影响。

人们对此表示担忧,如果美联储放宽政策,从而将不确定性导致的投资和经济增长的放缓减到最小后,特朗普会随意地加大针对中国的贸易攻击。正如达德利所说,美联储应该“十分明确特朗普会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问题是要“十分明确”的是什么。美联储官员解释道,特朗普的行为正在迫使他们降息,以完成稳定通货膨胀和就业最大化这两个任务。他们对降息所导致的危害提出警告,投资者受到鼓励竭力赚取利润会影响靠固定收入为生的美国人,也会增加金融稳定性的风险。美联储应该毫不犹豫地明示这些不利的后果

美联储官员也应该强调放松银根不能完全中和不确定的贸易政策带来的影响。许多投资一旦开始,就算它们(理论上)完全可撤回,(实际)也很难撤回了。基于全球供应链而存在的投资会因为一场全面的贸易战失去价值。同样,如果商业和平意外打破,对本地产品的投资会因为现在的贸易冲突会变成代价很高的错误。

当贸易政策变得不确定,像这样对形势的错误估计无法避免。因此无论利率多少,直到形势明朗前,公司都倾向于拖延投资。央行需要提醒特朗普,它无法完全抵消贸易战导致的宏观经济的影响,无论他多么希望都不行。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达德利最挑衅的言论是“甚至有人认为选举本身都在美联储的职权范围中”。这似乎表示美联储应该力求影响选举结果,该评论激起了强烈的批评,随后达德利撤回了自己的言论。他澄清道,美联储官员“永远不应该被政治考量影响,也不能为达成影响选举的目的而有意制定货币政策”。

但是美联储的政策确实影响选举,这个无争议的事实会给央行带来一系列后果。降低政策利率会阻止即将来临的经济衰退发生,从而让特朗普更有可能连任。反过来,特朗普的再次选举暗示了中期放缓的经济增长,在这个范围内意味着持续不稳定的政策、贸易冲突和不确定性。美联储的任务扩大到保障“就业最大化”,它怎么能在长期的就业机会减少和短期的就业率上升之间权衡呢?

这是一个难题,尤其是因为授权美联储的《汉弗莱·霍金斯法案》(Humphrey-Hawkins Act)明确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大体时间,也没有就权衡现在增长和未来损失的贴现率。但是人们避免不了谈论这个问题,至少人们也应该谈论。

人们多在私底下谈论,但是现在想想民主党提名了一位2020年大选的候选人,他有着非常不同的贸易政策偏向。美联储员工和主管届时会根据选举结果,出台对两条不同经济道路的经济预测。美联储作为对国会负责的机构,公布这些预测会承受压力。人们能想象到这会在推特上引发指责央行有偏见的舆论风暴以及更坏的后果。

为了看上去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美联储应该禁止或伪造预测吗?这么做是玩忽职守,美联储应该要依据预测经济情况和制定政策。

英格兰银行面临着相似的困境,它针对英国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影响发表了观点,经受了猛烈的政治攻击。政治的敌对和不适是它职责中的一部分,因此它难免在这种情况下公布预测。而政治家会责难央行行长不公正。争辩和声誉受损会无可避免地紧接着发生。

可以直接说,达德利传达了另一份重要的信息:批评值得忍受。如果美联储手下留情,没有指出现在由美国财政和贸易政策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明显风险的话,美联储也许将面临更严重的声誉受损。

Translated by Yuxuan Yi, Research Assistant at Intellisia Institute, an independent think tank in China.

巴里·艾肯格林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教授,他的新书是《民粹主义的诱惑:现代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反应》

https://prosyn.org/ha4sTyxzh;
  1. pei56_Miguel Candel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xijinpinghongkongprotestmasks Miguel Candel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China’s Risky Endgame in Hong Kong

    Minxin Pei

    In 2017,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declared that by the time the People’s Republic celebrates its centenary in 2049, it should be a “great modern socialist country” with an advanced economy. But following through with planned measures to tighten mainland China's grip on Hong Kong would make achieving that goal all but impossibl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