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药品、体育运动和道德规范

当奥林匹克运动会场地今年夏天重新回到它的发源地希腊,药品检测实验室可能会和奥运会竞赛场地一样备受人们的关注。兴奋剂的使用历史和兴奋剂的控制情况,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表现是令人泄气的--一个漏洞百出的大杂烩条例、毫无疑义的国家支持的欺骗、和半心半意不规则的执行情况。

最近,一个新的有效控制兴奋剂的操作模型又燃起了人们的希望。它将兴奋剂的检测和执行工作,从原来直接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国家政府机构管理改为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以及类似国家级组织管理。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举例来说,在发现一种新的名叫THG的合成类固醇药品中就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加利弗尼亚承办机构到奥林匹克和职业运动员都与这种兴奋剂有染。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新燃起的希望也可能走向沮丧,除非我们能够积极地回应道德挑战。如果我们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在体育运动中服用兴奋剂是错误的这个问题,那么再多的禁令也无济于事。

有三个正当的理由来禁止这些药品:确保体育比赛公平;保护运动员诚实正直的品行;确保体育竞赛的意义和价值。

年轻的奥林匹克选手将他们的生命奉献给了他们的运动项目,一心希望有机会赶超那些世界最顶尖的优秀运动员。金牌获得者和其它选手之间的区别可能只差那么一两秒或几英寸。一点小小的帮助就可以改变这一切。那么如果这个小小的帮助就是服用兴奋剂,又会怎样呢?

对那些想凭实力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来说,他们便面临着被不比他们更快、更强或更努力,但因服用兴奋剂而赢得体能的选手打败的可能,这对于运动员个人来说有着深刻的影响。当药品被禁止,但一些运动员照吃不误的时候,运动场地的天平其实已经向那些欺骗者倾斜。如果我们禁止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服用兴奋剂,那么我们就应该负起责任,奉劝运动员不要做这种傻事、对运动员进行严格检测、并惩罚那些服用了兴奋剂的运动员。

诚实正直现在似乎已经过时了,但它却是我们做人做事的基本准则。服用兴奋剂会从两个方面影响到运动员正直的品行。第一,如果药品被禁止,那么选择不使用它们就是对人格的考验。正直的人不会不诚实,正直的人不会追求用一种非法获得的优势来击败他的竞争对手。

第二,正直意味着人格的完整、不受阻碍、道德健全和远离腐败。当一个运动员通过服用兴奋剂而赢得比赛,他自己会怎么想?我是世界最好选手吗?或我的胜利只能依赖于兴奋剂了吗?通过使用兴奋剂而赢得的胜利对运动员来说,其含义是模糊的,隐晦的。它是堕落和病态的结果,与真正的胜利正好相反。

什么才能造就真正的胜利?什么才是体育运动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我们希望冠军选手具备超凡的身体素质,以及堪称模范的刻苦训练和技艺。这些才是人类的精华所在。有一些是我们生来就有的,有一些则不是。就象我热爱篮球运动,但我注定永远不会长到6英尺高。一个精确的起跳和自愿接受惩罚的心永远也无法弥补我个子的矮小和平庸的跳跃能力。

不管我们有哪些天生的能力,它们都是完美的。我们获得成功--也可能不会--是通过人类的美德,如我们在面对严格训练时的意志力,在伤痛中仍然坚持不懈的决心,和我们在与对手抗争时的聪明才智,以及其它一些因素如富有经验的教练、优良的设备和营养调理等。

天才应该受到尊重:他们幸运地具备了常人所敬畏的身体素质、勇气、坚韧、竞争意识、和其它受到我们推崇的人类美德。其它因素,如仪器设备、教练、营养,虽然也为运动员走向成功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不会引起同样的敬畏和尊重。当我们看到一个短跑选手创造了100米跑的世界纪录,我们尊重的不是他或她穿的鞋,也不是他或她在赛前接受了什么样的教导或在能量吧得到了哪些享受。

所有这些,对于一个世界纪录来说,就象是一架好的照相机对拍出令人难忘的美国西部照片的当代摄影怪杰安塞尔·亚当斯那样必需,或象优质大理石和凿子对米开朗基罗创造大卫雕塑那样必不可少。但我们最关心的、赋予这项成就意义和价值的,是运动员无法言喻的天才素质和超凡的奉献精神。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服用兴奋剂掩盖了自然能力,也破坏了奉献精神和我们推崇的美德。服用兴奋剂使体育运动变得廉价,使胜利者被排除在其它人之外,并剥夺了那些品德高尚的优秀运动员赢得本应属于他们的夺冠机会。

让兴奋剂远离体育运动不是一件��易的事,也不能确保成功。但既然我们追求公平、公正、公开的体育竞赛原则,追求体育比赛的意义和价值,那么一切努力都是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