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为了发展的无人机

日内瓦—近几年来,无人航空器给全世界人们带来了无数想象和噩梦。4月,美国海军宣布了一项称为LOCUST(低成本无人航空器分蜂技术)的试验计划,官员承诺,该计划将“自主克敌”,从而“为水兵和海军陆战队员带来决定性战术优势”。从该计划的命名和任务看——以及从无人机武器褒贬不一的到的记录看——毫不奇怪许多人质疑飞行机器人的继续大量增加。

但低空工业应用仍将继续发展。每天有三百多万人在天上飞。每个大型人类定居点都通过航空交通与另一个人类定居点相连。中国无人飞行器制造商DJI正在迈向100亿美元估值。货运无人机将在未来几年成为规模更大的产业,原因很简单——摆脱了人类重量和生命支持系统,无人机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实现同样程度快捷和安全的飞行。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在发达国家,货运无人机的早期关注点集中在所谓的最后一英里——将一桶冰淇淋送往郊区的草坪。但更大的机会在于贫穷国家的中程飞行。全球大约8亿人难以获得紧急服务,并且这一状况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改变,因为没有足够的钱修路连同他们。接驳这些孤立社区的中等规模、中等航程飞行的无人机能够拯救生命、创造就业。

货运无人机包含了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所谓的“实现的科学”(science of delivery)。我��知道我们需要实现什么:大部分紧迫问题已经有了解决方案。问题是如何实施。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人道主义者、机器人专家、建筑师、物流师和其他人团结在一项叫做红线(Red Line)的新计划背后。红线是一家位于瑞士的联盟,旨在加速紧急货运无人机的开发和建设世界上首个无人机机场——位于非洲。

这听起来像是技术乌托邦——或至少是对资源的巨大浪费。毕竟,最成功的发展组织的经验表明我们应该对先进技术给穷人带来有意义的变化的力量保持怀疑。诚然,处理能力成本的下降带来了新效率,特别是智能手机和相关空际无线连接。但装置往往只是耀眼的点缀。低成本教师培训、社区医疗、学徒制,这些看起来没有什么新意的东西才能为穷人带来成果。

因此,许多发展专家更青睐“节约型创新”而非技术。位于孟加拉国的世界第三大非政府发展组织BRAC有130万注册于仅有一间校舍的学校的学生——并且几乎没有 笔记本电脑。

因此,为何要对货运无人机保持乐观?硅谷言必称“破坏”,但一个看好货运无人机的理由正是它们根本不具有破坏性。相反,它们能扩大非洲、亚洲和拉美边远地区的分销网络,那里贫穷和疾病横行,距离遥远,根本无路可走。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货运无人机特别适合所谓的地方代理人实现模式(local-agent delivery model)。公司和组织已经表明,在非洲和南亚的难以到达的地区,经过训练成为微型创业家的女性常常最适合实现对其村庄最重要的商品和服务,那么她们只有非常有限的识字能力,接受过非常有限的正式教育。比如,BRAC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完全在微连锁(micro-franchising)的基础上工作,从销售基本商品(如打虫药、抗疟疾药和避孕药)的利润中赚钱。

尽管货运无人机永远无法取代地面交通,但它们可以确保关键商品和服务抵达需要的人手中。移动电话在非洲能够取得飞越式发展,原因就在于这项技术比投资通讯线路基础设施便宜得多。如今,非洲的道路也是如此。和移动电话一样,货运无人机可以成为最珍贵的创造:为最需要的人工作的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