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Lachine

滑向激流

伦敦——我们被告知自己生活在一个充满焦虑的年代,需要操心的地方很多,令人安心的确定性却少之又少。但过去几个世纪究竟又有多么舒适呢?

我在一个由全球核毁灭威胁保证和平稳定的世界中长大。 我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恰逢古巴导弹危机。  共产主义东方隔着柏林墙怒视着民主资本主义的西方。 这两大阵营各自的代理在亚非两大洲进行着较量。 成千上万人为捍卫民主阵线在越南献出生命,而现在这个国家已成为外国人蜂拥而入的投资对象。 毛泽东的疯狂和国大党误入歧途的社会主义致使中国和印度的亿万人无法享受全球繁荣。

这难道真的是美好时光? 今天能让我们辗转反侧的大问题是什么?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Z1Wlzg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