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uss50_ALBERTO PIZZOL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_draghi speech Alberto Pizzol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德拉吉权力三角

斯坦福—马里奥·德拉吉作为意大利总理的首次讲话明确表示,他所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不仅关注意大利国内政治和政策改革,同时也关注欧洲。德拉吉所发出的信号不啻于以一种颇具戏剧性的方式重组欧洲决策,进而给欧洲及欧盟与俄罗斯和美国关系带来重大的后果。

身为意大利总理的德拉吉将担任有巨大影响力的欧洲理事会理事角色;事实上,他理应与其法国同僚伊曼纽尔·马克龙和德国同僚安格拉·默克尔一道担任欧洲理事会的核心领袖。就像在德拉吉担任欧洲央行行长期间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董事约格·阿斯穆森在德拉吉上任前不久所说的那样,“欧洲政治可能进一步朝着一种三角关系过渡。”

阿斯穆森是对的。德拉吉在对意大利议员的首次讲话中强调,意大利将“需要调整结构,对与德法的战略核心关系进行强化。”显而易见,重组欧洲政治将成为其政府的首要任务。“没有意大利,就没有欧洲,”德拉吉如是说。

欧洲少不了进一步欧盟一体化。德拉吉表示,他所针对的不仅是马特奥·萨尔维尼等反欧元的意大利民粹主义者,“支持本届政府意味着共享欧元的选择是不可逆转的,”他还补充道,“这意味着共享日趋一体化的欧盟前景,上述期待中的欧盟将达成一项共同的公共预算,能在经济衰退期对各国予以支撑。”

德拉吉与马克龙和默克尔一道登上欧洲舞台同时意味着欧盟与美国的关系更加密切了。美国总统乔·拜登在欧洲再也找不到比意大利更好的盟友。德拉吉誓言,意大利新政府将“强烈支持欧洲和大西洋主义,这也符合意大利一贯的历史选择。”这标志着与前任总理孔戴外交政策的决裂,孔戴曾将意大利更密切地系于中国。在唐纳德·特朗普长达4年鲁莽的战略选择后,德拉吉正在给跨大西洋联盟一个机会恢复。

在北约问题上,拜登和德拉吉的想法是相似的。双方都支持美国在欧洲驻军,也都希望德国为共同防卫预算提供更多资金援助。最基本的一点是,两者均将美国视为欧洲独立的终极保护者。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德拉吉的大西洋主义和亲美情绪太深,因此他很难支持目前由马克龙所领导并由诸多精英所推动的扩大欧盟“战略自主。”但因为在许多其他问题上与马克龙看法一致,德拉吉跨越两人在这个棘手问题上的分歧还是有可能的。

但德拉吉在欧洲安全问题上的立场是坚定的——那就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驻欧美军是无法替代的。随着特朗普的影响力在美国逐渐消退,欧洲人对美国安全保障可靠性的顾虑也会随之逐渐消退,欧洲需要扩大“战略自主权”的感觉也会逐步消失的。

德拉吉对大西洋主义的坚定信念应当支撑起整个欧洲理事会的信念,尤其是作为一股制衡及缓和默克尔的力量,后者有时会把德国与俄国和其他国家的商业利益置于跨大西洋关系和欧洲安全之上。德拉吉在欧洲权力三角中所获得的影响力越大——而他在欧洲央行的任期似乎赋予他在默克尔面前相当大的影响力——欧盟就会以更加强硬的态度来面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以及匈牙利的维克多·奥尔班和波兰的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等欧洲本土独裁者。

毕竟,德拉吉的地位不仅取决于他在金融市场的声誉,外界普遍认为,他能降低意大利的借贷成本,同时提振意大利的股票市场。他是一位历史学者,拥有强烈的民主价值观和欧洲迫切需要的战略意识,而只有拥有这些,欧洲才能与普京及其在中欧地区的灵魂伴侣们有效打交道。

德拉吉的亲大西洋主义理念显然能够与欧洲团结的前景兼容并包。任职欧央行行长期间,他挽救欧元不仅仅是为保持意大利在共同货币中的地位,就像他在北方的诋毁者们所说的那样;他这样做是为了挽救欧洲项目。同样,他不仅仅是为意大利债券纾困才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他这样做是为进一步推动南北一体化。

现在他正在主导欧盟复苏基金,不仅是为协助意大利和其他南方国家摆脱疫情流行所带来的经济后果,同时还是迄今为止最为大胆的联合计划,旨在推动南北欧洲的融合。该进程的下一步可能推出真正的欧元债券。德拉吉对上述联合债务工具的支持可能被事实证明是决定性的。

德拉吉的总理任期可以延续到2023年举行新一届总理选举。但如果现任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无法连任,他或许会决定2022年5月之后不再担任总理职务。鉴于德拉吉对欧洲未来的看重,竞选这一职位的机会对他而言是很难忽视的。意大利总统没有实权,因此,有关德拉吉将继续担任意大利总统的传统观念恐怕是言过其实的。

尽管如果德拉吉被迫耗费所有时间和政治资本为必要的改革而战,而且最终他的国内和欧洲挑战其实都相互联系,那么意大利经济是可能会成为其致命弱点的。事实上,仅仅因为他将拥有超过2000亿欧元(合2430亿美元)复苏基金拨付到国内各个派系,才有可能避免意大利经济成为他最大的滑铁卢。

https://prosyn.org/4lPGqi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