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谨慎之年

纽约—7月份开始的全球股市反弹正在失去动力,这并不令人奇怪:发达国家和主要新兴市场国家都没有发生增长前景的重大改善,因此反弹总是无根之木。如果要预测什么的话,修正走势可能马上就会到来,因为最近几个月的宏观经济数据令人失望。

从发达国家开始。欧元区衰退从外围国蔓延到了核心国,法国步入了算退,德国也陷入了双重夹击——主要出口市场(中国/亚洲)增速减缓,其他市场(南欧)全面萎缩。美国经济增长继续萎靡,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只有1.5—2%;而日本正在进入新的衰退。英国与欧元区一样,已经开始了双底衰退,而即使是强劲的商品出口国——加拿大、北欧和澳大利亚——也因为美国、欧洲和中国的不振而面临着减速。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所有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和阿根廷、土耳其和南非等其他大国——在2012年也出现了减速。在政府最新的财政、货币和信用注入下,中国的减速在近几个季度中已有所缓解;但这样的刺激只能维持中国不可持续的增长模式——太过依赖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储蓄,太少私人消费支持。

2013年,全球增长下行风险将因财政紧缩扩大到大部分发达国家而被放大。到目前为止,衰退性财政拖累集中在欧元区外围国和英国。但现在正在向欧元区核心国蔓延。而在美国,即使总统奥巴马和国会共和党在预算计划问题上达成一致,避免跌入“财政悬崖”,支出削减和税收增加也必将拖累2013年的增长至少1%的GDP。在日本,地震后重建财政刺激将退出,2014年将启动新的消费税。